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招远血案:司法正义需要接应
2014-08-24 23:38浏览数:21 

山东招远全能神成员杀人案8月21日开审。


和众所关注、社会影响巨大的案件一样,审判会有结果,这是对社会正义的维护,也是司法功能、价值的显现。


但有报道称,目击证人不愿出庭作证,受害者丈夫金中庆的家人甚至因为表达愤怒而受到被工作单位辞退的警告。如果民事诉讼方面他们能争取到更多的赔偿,他们想带孩子离开招远,安顿好两家老人,如果不给钱,就接受调解。金中庆一家还担心,若6人全部判死刑,家人会同邪教结仇。


忌惮危险,不想出面,人性使然,目击证人不愿出庭作证,可以理解。金中庆的家人表达什么愤怒,为何受到工作单位辞退警告,未知其详,但可以感知,受害者家人既渴望通过审判告慰亡者,又担心跟邪教结仇,一家人有波动起伏的巨大心结。


这跟舆论的强势有差别。招远案发生后,无论是国家机构的行动还是社会舆论的反应,当时的犯罪嫌疑人,及其背后的邪恶力量,在正义的呼声和力量之下,被人厌弃,成了过街老鼠。但在受害者家属那里,他们不是强大,而是脆弱,不是对光明的自信,而是对邪恶的恐惧。这些全部来自对生命个体脆弱的认识。


司法用审判确立权威,生活却比审判更持久。司法守护正义,但针对的是具体案子,生活安全则建基于日常。一个人需要司法给予慰藉,但抵挡生活的悲伤和恐惧,还需要其他力量。这就是招远案受害者家属忧虑的来源,他们忧虑生活,忧虑邪恶,忧虑个体的无法对抗。


这提醒,司法正义需要其他接应。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宗教蓝皮书:中国宗教报告(2013)》对“全能神”教的描述是,不只是在教义上歪曲,而且明显带着涉黑性质,对脱教者或不信者采用的手段之卑劣和残酷都是其他异端邪教远不能及的。个体对抗不了组织性的邪恶,没有国家制度的持久托底,没有庞大安全力量的生成,沉重心结会从个体心理扩散为社会心理。


招远血案发生后,有报道呈现了邪教在当地的状态。有的村,邪教存在十六七年,影响人数甚众。这固然显示其猖狂,却也从一个侧面映照出基层治理的能力。邪教不是一般治安问题,因其特殊复杂性,它对基层秩序的冲撞,对人心的争夺,危险巨大。在没有造成血案之前,都在冰山之下,血案造成,冰山坍塌。

招远案集结了人们对具体正义的期待,还包含对国家守护生活安宁和社会秩序的诉求。一个安全的社会,警察不可能驻守在家家户户门口,不可能每个人从此不出门,用个体力量来规避危险。一个安全的社会,是不因一个血案而让一个家庭、一个社会从此蒙生阴影,社会治理接应司法正义,才可以让人经历悲剧还能相信社会,相信光明。


从管理到治理,被认为是一个飞跃和变化,但客观地说,社会现实还没有充分释放这样的新鲜气象。创新社会治理,国家层面的一个要求是,“要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使基层有职有权有物,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准的服务和管理”,这也没有成为普遍的基层现实。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光喊打是没用的。基层政权的运转跟得上民众诉求,基层社会治理的布局着力能适应社会现实,司法正义能有庞大的接应力量,人心的恐惧才能消逝。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