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用法治思维治理邪教
2014-09-26 20:32来源:岳麓红枫浏览数:142 

  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将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法治是利益协调、权益保障的根本依据,也是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有效手段,我们要运用法治思维化解矛盾,维护稳定。面对各种社会矛盾多发频发的现实,特别是近些年来各类邪教势力愈演愈烈,它们蔑视人的价值、人格和尊严,蔑视人类公认的伦理道德和价值观念,肆意践踏法律,侵害、剥夺人的自由、生命和财产,隐藏在阴暗的角落里从事身心控制、绑架、勒索、搜刮钱财、奸淫妇女、破坏家庭等种种犯罪活动。邪教组织不仅摧残了广大信徒的身心健康,危害他们的生命安全,而且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对公共安全和国家政权造成威胁。在此情况下,我们更加要注意运用法治思维妥善协调、处理、化解矛盾纠纷,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一、正确认识邪教本质是治理邪教的前提

  邪教是破坏人类文明进步的毒瘤,它残害生命,践踏人权,危害社会,已成为一种国际公害。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全世界邪教组织有近万个,几乎遍及世界各大洲,信徒数千万。他们编造歪理邪说,制造恐怖气氛;神化活的教主,实施精神控制;玩弄各种骗术,大肆聚资敛财;目无道德法律,破坏社会安定;泯灭亲情人性,残害他人生命;他们活动猖獗,制造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事件,对社会构成严重危害。如今年5月28日山东招远6名“全能神”邪教信徒为发展组织成员,向在“麦当劳”快餐店内就餐的人索要电话号码遭受害人拒绝后,将其残忍殴打致死,严重侵害了被害人的生命健康权;我国的“全能神”邪教组织2012年12月宣扬“世界末日”,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妖言惑众,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又如美国“人民圣殿教”诱迫900多名信徒集体自杀;日本“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施放毒气,导致5500人伤亡。邪教组织以及邪教信徒给社会和人类带来的负面影响比比皆是,所以说我们要以法治思维来治理各类邪教刻不容缓。

  二、充分领会法治思维含义是治理邪教的真缔

  什么是法治思维?法治思维是指按照法治的理念、原则、精神和逻辑对所遇到的问题进行分析的思想认识或思想认识过程。简单地说就是用法眼即法律的眼光看世界、看天下,用法律的眼光来判断事物,有法律条文按法律条文来判断是非,没有法律条文的按法律原则来判断是非,没有法律原则的按法的精神来判断是非。

  目前,邪教犯罪问题己经成为影响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毒瘤,受国际邪教和国内传统邪教文化的影响,我国目前己确定邪教组织14个,邪教信徒200多万人,并呈不断扩张蔓延之势,对国家政权的稳定、社会的和谐发展、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如何合法地普及宗教常识辨别邪教、如何通过合法途径揭露邪教、如何开展国际间的反邪教合作、如何通过立法对“邪教”进行防范以及最终对邪教组织的取缔和邪教信徒的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打击等等,我们都要把法治思维贯穿工作始终,要用法治方式来处理工作当中与邪教有关的问题,我们要在具体的工作中充分领会法治思维的真缔。

  三、坚持运用法治思维的方式治理各类邪教

  邪教不仅在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人类社会的公敌。面对邪教的危害,各国寻求的治理之道并没有从根本上铲除邪教滋生的土壤,邪教的治理难度非常大。结合我国反邪教工作的具体实际情况,运用法治思维方式,可以从加强立法、充分发挥“反邪教协会”作用等方面来治理各类邪教。

  制定《反邪教法》,对邪教进行防范、遏制和打击。

  2001年5月,法国通过了世界上第一部反邪教法《阿布——比尔卡法》,其中明确规定:被判犯有对人身或精神造成伤害、利用邪术行医和非法售药、做欺骗性广告和从事走私活动等罪行的邪教组织,法国高等法院将依法予以取缔;将滥用他人无知和弱势地位进行欺诈规定为犯罪,对犯上述罪行的邪教头目可以判处3至5年的监禁并处罚金;支持邪教受害者的家属或社会团体对邪教组织提起诉讼,特别是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这对违法的邪教组织将是一个杀手锏,这将迫使邪教组织不敢逾越法律的界线而肆意妄为。

  我国从1999年开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对邪教组织进行依法取缔和坚决打击。目前我们在工作实践中所使用的法律依据散见于新《刑法》、《集会游行示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1999年10月30日、2001年6月4日先后发布《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等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以及相关政策中,没有一部系统、全面的成文法。

  从我国反邪教工作的现状来看,我国制定《反邪教法》很有必要:首先,国家反邪教工作机构的设立需要法。其次,在执法过程中需要法。反邪教工作机构代表国家开展反邪教工作,应坚持哪些法律原则,有哪些法律权限,与工作对象的权利义务关系怎样,具体的办案流程,反邪教工作机构和工作人员独立的执法权等等需要《反邪教法》来调整。再次,保障反邪教工作正常开展需要法。反邪教工作机构和工作人员依法开展反邪教工作受国家法律保护,任何非法阻碍、破坏这一工作开展的人员都要追究其法律责任。所有这些都需要以法律规范的形式确定。

  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以及相关的政策都只是在邪教组织和邪教成员在犯罪和违法的情形下对其进行打击,犯罪和违法的损害赔偿也局限于物质赔偿,没有把对被害人的精神利益纳入到保护范围内,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和影响了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的开展。反邪教工作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任务,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法律便是同邪教开展斗争的最有力的武器。在新形势下制定《反邪教法》,可以使反邪教工作更加深入、细致地开展下去,做到社会长治久安,并对邪教进行防范、遏制和打击有其很大的现实意义。

  充分发挥“反邪教协会”作用,实现对邪教打击与宣传并重。

  我国《立法法》明确规定立法应当体现人民的意志,无论是立法工作还是法律实施工作都必须以现实的需要作为导向,我们要全面准确把握社会的需要则并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尤其是像邪教这样一种比较边缘的社会现象,其组织的产生、发展以及邪教犯罪都是有很深的社会、历史、文化和经济原因的, 要想将邪教组织彻底铲除, 仅仅依靠我国目前有限的行政资源是很难达到满意效果的,我们必须动员全社会的力量进行综合治理,要充分发挥现有“反邪教协会”的作用,让它在法律及相关政策的规定范围内发挥好作用:团结和联系广大会员和社会各界人士,弘扬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维护法律尊严,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积极开展与邪教组织的斗争;面向社会举办各种形式的研讨活动,研究和探讨各类邪教组织的活动现状与动向,剖析邪教组织的本质和危害;举办反邪教的报告、讲座、展览,出版反邪教的杂志和书籍,提高公众对邪教组织的警惕性、鉴别力和防范能力;就社会上邪教活动情况及对策,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报告或建议。

  “反邪教协会”作为民间组织机构,它由科学技术界、社会科学界、宗教界、法律界、新闻界等社会各界有志于反对邪教组织的人士自愿组成的,它的渗透性更强,打击邪教的手段也更加灵活有效。“反邪教协会”在开展打击邪教组织和邪教信徒的同时,还能够通过大范围的纷发各类反邪教宣传资源、开通微信和微博等宣传手段对邪教的反社会、反人类的本质和现实危害性进行宣传,让广大人民群众认清邪教的本质,意识到打击邪教的必要性并在潜移默化中加入反邪教的队伍中来。“反邪教协会”在反邪教的过程中自然会积累不少的有益经验和教训,也会遇到很多现实的困难和问题,他们在打击邪教的同时,也可以为我们的立法工作提供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为我国《反邪教法》出台铺平道路,也为该法出台后的有效实施奠定了坚实的社会认同基础。

  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下,邪教现象的产生有其必然性。在它们赖以生长的社会土壤没有消失前,仅凭法律的规制并不能完全杜绝其危害.我们除了清楚认识其本质,用法律思维方式不断完善本国的立法工作以外,还要加强国际间的反邪教合作,充分发挥“反邪教协会”的作用,并从本国的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多层面入手,采用多项措施来综合治理各类邪教,才能取得广大人民群众满意的效果。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