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当教主先当“吹牛大王”(图)
2014-10-08 21:25浏览数:25 

  相声大师马季先生有个著名相声说,一个人吹嘘自己“上嘴唇顶天、下嘴唇连地”,.当旁人问“那你们的脸呢”,此人大言不惭说:“我们吹牛皮的人都不要脸了。”看看各大邪教教主的吹牛神功,个个都达到“上嘴唇顶天、下嘴唇连地”的程度了。

  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

  “我把地震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华藏功掌门吴泽衡

  创立华藏宗门的广东汕头人吴泽衡,原本不过是一个地方无赖,因耍流氓、诈骗等罪,多次受到司法机关惩处。这样一个“痞子”,却到处吹嘘自己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特异功能,可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2010年,吴泽衡宣称,2012年的8月4日,地球将面临大灾难,要求弟子购买躲避地震的“法器”。江苏徐州的一名弟子十分相信,向吴泽衡高价购买了10个“戒坛方”以避难。结果,那一天天下太平。吴泽衡又接着吹牛说,他用“神力”把地震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吴泽衡自称能将碎了的手机屏幕瞬时复原,并拥有“分身术”等神奇术法。后来他又吹嘘说,自己是当代神医,仅靠见面对话,就能用气功治愈某某领导的脑血栓、心律不齐、前列腺肥大等疾病。事实证明,这些都是吴泽衡“吹牛皮”吹出来的。有弟子曾经斗胆考验他复原手机屏幕的本领,结果吴泽衡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吴泽衡吹的牛皮,一个也没实现。不过,他做的那些事,却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曾因诈骗、非法经营等,多次进监狱。2014年7月30日,他重蹈覆辙,与众弟子一起被警方抓获。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

  “信徒可以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吹功也不亚于吴泽衡。他吹嘘说,“没有这个人(全能神)的存在……人类都要活在饥荒瘟疫中。”他还吹牛说:“全能神信徒可以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救人不必受法律限制,可以任意而行”。

  事实上,全能神是一个充满着暴力的邪恶组织。在山东招远血案中,仅仅因为受害者不愿意给陌生人手机号码,6个全能神信徒就将其殴打致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行凶者张立冬声称:“我不怕法律,我只相信神。”他们如此相信赵维山,相信全能神的谎言,才会铤而走险,实施暴行。在法律面前,这些“可以不受任何约束”的全能神信徒,必将面临严惩,赵维山的“牛皮”,也将不攻自破。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

  “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

  要论“吹”功,法轮功的李主佛那是最大的。从最近评出的李洪志“最雷”语言看,这些吹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人人都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李洪志却吹嘘,“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如果照李主佛所言,他父母都是他造的,哪他父母是不是该叫他为“爹”啊?这种巅倒人伦的理论,竟然也能冠冕堂皇拿出来吹嘘,李主佛的吹功可谓“不要脸到极点”了。

  李主佛还声称,“我一发功就能把铝变成铁”,“我这个法身多得已经不能用数字计算了”,“……你跑到月球上,跑到哪儿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如果李洪志真的有“点铝成铁”的神指功,哪他还需要靠各种敛财手段,获取不义之财吗?他直接使一招“点石成金”术,就轻而易举家财万贯了。如果他真的是普渡众生的“主佛”,何至于让那些自焚、自残的信徒伤痕累累,苦不堪言?

  还有一次,李主佛不知哪根筋搭牢了,竟忘乎所以地吹牛:“有次,一个人背驼得很历害,我用掌给他拍了5下,然后我一顶他,这个罗锅立刻就直了。”如果李主佛所言是真,那他就是“华佗转世”的神医了。可是,就连他自己生病了,都得到医院就诊,他多次就医的票据和病历卡,比比皆是,怎么就没用这双“神手”给自己治疗一番呢?其实,李主佛内心最清楚,真的生病了,还得要靠药物治疗。他所谓的“神功盖世”,只不过是欺世盗名的“牛皮”而已,糊弄一下别人还行,在自己身上,就不灵验了。

  无论吴泽衡、赵维山还是李洪志,耍起嘴皮子来,都有一流功夫,真正做到了“上嘴唇顶天、下嘴唇连地”,但也只能如此而已。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