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邪教是个“变色龙”
2014-10-28 21:44来源:凯风网浏览数:12 

  俄国作家契诃夫在小说《变色龙》里,以精湛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专横跋扈、欺下媚上、见风使舵的沙皇专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很多朋友或许看过《变色龙》,我们在掩卷之余,对“变色龙”大多嗤之以鼻,仅只哂笑而已。然而,当今在我们周围,时或出现过一些另类的“变色龙”,他们故弄玄虚,妖言惑众,崇洋媚外,为非作歹,诡计多端,一身邪气。面对邪教这样的“变色龙”,我们要认清他们的面目,小心再小心,切勿掉入他们的陷阱。

  “变色”是邪教行事的“法宝”之一。“东方闪电”的《内部手册》中这么“教导”说,“借用各种关系、各种方式打入各派教会内部,获得他们的信任和好感”、“不要用那种导致别人怀疑你的方式说话”、“工作需要我们不说实话,但你必须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在撒谎”、“当你构建好良好的人际网络后,可以进行铺路。你将逐个改变人们的看法、观念或思想,轻而易举地破坏神的工作”。以上手段仅仅只是“东方闪电”在“摸底、铺路”环节中的“变色”一隅。如何“敛财”如何“洗脑”如何“控制”,邪教“变色、变身”手段多端。

  面对财物,邪教变成贪婪的金色。我们先看看“全能神”所谓“大祭司”赵维山的“发家史”:赵维山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大家庭里,家里有十个孩子,两男八女,赵维山是长子。在那样的年代里,孩子众多则意味着贫穷。赵维山父母收低,赵家常常面临断粮的危险。穷怕了的赵维山对钱物有着特别的贪婪,他掌管“全能神”后,在每一地区均设有专职财务人员,将敛聚、骗取来的金钱通过转账汇款等方式,交给他和教派高层。如今,赵维山苟活在美国纽约一个豪华别墅小区里,将大量信徒的血汗无情的吸食过来。根据相关数据,2012年,仅山东“牧区”交给他的“奉献金”就高达4400万元。这些钱财就是邪教通过“治病”、“平安”、“善行”、“灾难”等幌子,从大量身患重病难以救治、知识匮乏、生活窘迫之人骗取而来,骗取的是信徒的血汗钱、救命钱。居住在陈尔山市天池镇60多岁的吴老汉和老伴,辛辛苦苦攒下的3000元钱就是被“全能神”毫不留情搜刮走的,更有甚者,邪教还通过各种狡诈勒索的方式取得钱物。“科学教”,是美国邪教中最为残忍、贪婪和神秘的组织之一,创始人哈伯德在其内部文件中写道:“赚钱,赚更多的钱。不要问用什么方法和为什么,赚钱就是目的。”该教“捐献”表规定,听课者,每小时要交1000美元;突击听课12.5 小时,要交12500美元。哈伯德将骗来的数百万美元拿到巴拿马一个“公司”进行洗钱,然后存入瑞士银行。“科学教”的贪婪导致无数家庭破裂,对社会和公众危害日益加深,美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公众要求政府对其进行惩治的呼声越来越高。由此可见,邪教不择手段,不管死活,拼命敛财,邪教贪得无厌。

  面对伦理,邪教沦为无耻的黄色。三纲五常,伦理道德,在邪教眼中形同摆设,“性”沦为他们发展成员、控制下线、慰安骨干的工具。“全能神”的利益首先来自色情,也就是性贿赂。全能神有“过灵床”,要求女信徒“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肉体的前途,对家庭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意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该具备的体统。”这条龌龊不堪的“教规”,造就了许多伤风败俗的丑事。“七层权力体系之下,‘全能神’还将每20人分为一‘组’,40人分为一‘排’。各‘排’各‘组’都有一名‘上级’从外地调来的‘讲道高手’相助。自上而下,每层都安排有一名漂亮女人供该层的‘男负责人’‘享用’。” 在一份暴露材料中,一位前“全能神”教徒如是写道。“全能神”在国外开办色情交友网站,控制女信徒卖春勾人入教,他们更是在国外的论坛发布大量的黄色小广告、一夜情、视频聊天,控制女信徒卖身养教,在国外早已不是新闻。如此看来,邪教不知廉耻,毫无人性,邪教下流之极、无限之极。

  面对苍生,邪教化为罪恶的黑色。“女基督”曾在《神隐秘的作工》中如此说:“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即斩草除根,除去我的心头之恨。”“全能神”,为了维护教主及教内高层无上的地位,他们成立“执法队”, 殴打、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无恶不作,还美其名曰“审判”。据有关案卷显示,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护法”在短短12天内,接连制造了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一个山东家庭教会牧师,讲述他的教会被“东方闪电”锁定后发生的事:“据我了解,河南、甘肃、河北等地不少教友已经落入他们手中,成为他们暴力的受害者。在这一阶段,邪教组织首先会想办法欺骗受害者。他们以家庭成员的身份,通过邀请其前来祷告等借口欺骗受害人,等受害人被骗来后,他们就对其施暴。他们几乎都携带棍棒,用以袭击受害者的要害部位,比如四肢、头部,直至受害者失去意识。朋友告诉我,暴力手段包括切耳、断腿等,甚至有一个老姐妹因为不接受他们的教义、不接受‘女耶稣’而被拧断脖子。”“我父亲的一个同事被骗加入他们,他被投毒(也可能是迷幻药);我的另一个同事,他的水也被下了毒;我姑姑的邻居中毒死亡。这仅仅是我个人知道的。受害者都是有影响力的教会成员。”打开网络,“全能神”残害生命十大案例无不令人发指,让人痛恨。邪教“撒旦教”教徒在崇拜仪式中常常举行“活人祭+吸毒+重金属乐+性变态”献祭仪式,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这种宰杀活人向撒旦表示忠诚的事件,自有“撒旦教”以来便从未间断过。事实证明,邪教无视法律,无视生命,滥杀无辜,邪教宛如恶魔化身。

  面对某些列强,邪教弱为乞讨的“哈巴狗”。5月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快餐店命案的发生,让人们对“全能神”恨之入骨。其实,“全能神”并非在中国横空出世,而是从美国传入,其创始人也获美国庇护,该组织同美国中情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中国作恶多端引得家破人亡的“法轮功”也是美国一手支持的。有着1000余个邪教组织的美国似乎成为中国邪教的“避难所”。这些邪教创始人员,作恶多端,在人神共愤之际,宛如丧家之犬,仓皇逃至美国寻求“庇护”。 这些教派的“教主”来到美国,刻意投人所好,将自己和自己的教派包装得“人畜无害”,以哄骗过当局的监管,并博取当地社区和人士的同情。如果能得到一些美国政客、组织和机构的扶持、资助和暗中“支招”,他们就会在美国落地生根,在“主子”的垂怜之下摇着尾马苟活,不惜出卖灵魂,不惜背叛民族,甘为“汉奸”充当“打手”。 在2005年美国一份名为“抗暴摘要”的中情局备忘录中发现:“建议支持在本土及其他国家的43个Falungоng团体拨付459万美元;给李洪志津贴22万美元,并提供人身保护。”2000年“全能神”教发起人赵维山辗转通过日本逃往美国,随后申请政治避难,并于次年在美国纽约创立总部,建立会所、网站,并在十多年内将组织发展到东亚、东南亚、北美、欧洲等十多个国家、地区。不难看出,这些所谓“神”的创始者,都是贪生怕死之徒,忘恩负义之辈,寄居异地,苟活人间,恰似“哈巴狗”,听命“主子”乱吠国人。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