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一个基督教徒的沦落,一个伤心妻子的呼唤
2014-12-12 21:12来源:本站原创作者:花之泪(化名)口述  老气横秋整理浏览数:205 

一个基督教徒的沦落,一个伤心妻子的呼唤

我和我的老公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老公一边在教会服侍,一边打工照顾家。他为人忠厚老实,朋友、姐妹们都羡慕我嫁了个好男人,我也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老公爱主,也爱我和孩子,总是把神放在第一位,神的爱,感谢主!老公深得兄弟姊妹和同工们的信赖,他带领祈祷,管理教会财务,带领查经、赞美,看着他每天开心的样子我也很开心。

我们也确实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和老公1998年相恋结婚。婚后老公对我是细心体贴,几乎是百依百顺。结婚的次年我们的儿子出生了,这给我俩的生活增加了更多的甜蜜。虽说工作辛苦,但我真的从心里感到满足。老公每月的工资都全部交给我,我俩精打细算,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也有了自己的住房。那时候,我上班工作时间比较长,也很累。老公总是为我买来排骨亲手熬汤,看着我一口口喝下去,我要他喝一口他都不肯。记得那次我生病,肚子痛的厉害,他紧张万分,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为我舔去脸上的泪珠,不住的安慰我,直到我病情好转,他才去擦掉自己脸上的汗珠。那时候,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找到了最值得信任、最值得托付终生的老公。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万恶的全能神邪教毁了我的一切!把我拖进了痛苦的深渊。

2012年春,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老公陷进了全能神邪教,那是我噩梦的开始,从此,我的生活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刚开始,我只是觉得他回家不太正常,经常在外边过夜。问他,他就说送货忙;后来,工资分文不交;孩子上学要交学费,给他说,他一拖再拖,就是没钱;我觉得老公真的变了,但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在教会里有一个情同手足的姊妹叫小孟,我把她当做亲姐姐看待,她和我们夫妇的关系都很好。因为我家距离教会很近,她说她住的地方距离教会比较远,我们教会每周六晚上是查经会,晚上查经会结束太晚她一个女人家回家我不放心,每周六就让她住在我们家,出去逛街我给她买衣服,回家用我们最好的东西招待她。就在我对老公的变化迷惑不解时,这一天我老公和她一起回到了我家,我像往常一样招待她。饭后,她对我讲:工作没意思,不要工作了;挣钱也没意思,好好信全能神就行了。我觉得她讲的和教堂里讲的不一样,她就说信耶稣已经过时了。听到她讲的这些东西,联想到我老公的异常表现,我就知道了老公是受她的迷惑了。更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她竟然连我11岁的孩子也不放过,对孩子说,读书没意思,上学还不如去信全能神好。我一怒之下把她赶出了家门,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是潜伏在教会里的邪教的卧底。这是我视同亲姐姐的人呀,是她把我亲爱的老公拉进了罪恶的邪教,我对她的一片赤心被她伤得鲜血淋漓。也就是从这时起,老公第一次对我举起了拳头,他骂我是撒旦、是魔鬼。他的拳头打在我的身上,却是疼在我的心上,我怎么也想不到,我那温柔体贴的老公怎么会对我大打出手;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十几年的甜蜜感情就这么脆弱,竟然经不起邪教几个月的教唆!

为了挽回我的家庭,为了拉回我的老公,我不得不顺从老公和他一起去聚会,成为了邪教中的一员。那时候,我的腿老是疼,老公说带我去看中医,就把我拉到一个地方交给了两个男的就走了。一个男的说是给我看病,就拉着我的手不放。我推开他,他说我是看腿的。他就端来一盆热水说洗洗脚给我扎针,拉着我的脚就给我洗,我不让他洗,他说那就给你按摩吧,我反感极了,说不看病了,就要走。他又放歌给我听,说是基督教的歌,我知道那是邪教的歌。回到家,我就把他们的卑鄙行为给老公说,本来想着老公会很愤怒,哪个男人会容忍别的男人猥亵自己的老婆?!可是我错了,老公竟然说不可能,反倒说我的不是。我真的觉得自己的老公变得很陌生,这还是我的老公吗?!一怒之下,我再也不去参加邪教的聚会。

这样一来,老公回家的时间更少了,常常是两个月才回家一次。回到家我俩就会吵个不停,他打我也成了家常便饭,经常是边打我还边骂我是撒旦、是魔鬼,到现在,我的头上还留着他打的伤疤。儿子不忍心看我挨打,就去抱着我,他连儿子一起打。我真的难以理解,我那温柔体贴的老公为什么会变的这么凶狠残忍!

2013年农历6月,在这多灾多难的日子里,我的女儿出生了。而这时我的老公正在和他们那些全能神信徒聚会传教,已经和我一个多月不曾见面了。由于我怀孕期间经受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灾难,女儿在我的肚子里也难以幸免。她出生后就高烧不退,体质极差。我可怜的女儿,这幼小的生命,在娘胎里就遭受到了全能神邪教的无情摧残,从出生就没离开过用药打针,可怜她,艰难的活了六个月,受尽了世间的苦难,就在人们聚在一起吃腊八饭、准备过年的那个冰冷的夜里,她结束了幼小的生命。儿是娘的连心肉呀!直到今天,每思及此,我还是心痛欲裂,泪如泉涌。可是,我的老公,她敬爱的父亲,当时在哪里?!直到腊月二十七他才回到家里,对于女儿的死,我永远也难以忘记他那使人难于忍受的冷漠!

即便如此,我仍然不愿意放弃我的老公!就在他回到家里又要出去时,我忍不住抱住了他的双腿,祈求他留下来,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他无情的踢我的身子,把我从楼上拖到楼下,我已是遍体鳞伤,还是不愿意放手。他在大骂我是魔鬼之后,一脚把我踢晕在地,扬长而去。我永远也难以忘记,2014821日,这是个黑色的日子,从这一天起,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我的待人热情、温柔体贴、百依百顺的老公你在哪里?!你回来,你回来······(文中按倾述者要求未写地址和姓名)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