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邪教主和信徒如何对待母亲
2014-12-25 13:06来源:凯风网作者:李勇网址:http://difang.kaiwind.com/guangdong/xjdg/201412/19/t20141219_2185301.shtml浏览数:81 

  母亲是一个伟大的称谓,人们总是以最美好的字眼赞美母亲,以最无私的行动感恩母亲。然而,到了邪教那里,这一切全都变了味儿,让我们看看邪教教主和信徒是如何对待自己生身母亲的。

  ——法轮功弟子如何对待母亲

  家住河北承德的法轮功弟子李亭,修炼法轮功到了痴迷的地步。1999年3月20日凌晨2时,李亭手持一尺多长的尖刀,在家中残忍地杀害了他的亲生父母,当公安机关问他为什么要杀死亲生父母时,李亭回答,“我觉得我父母是魔,我是佛,我就将他两个魔除掉。”无独有偶,家住北京西城区的法轮功弟子傅怡彬说起来就更加可恶。2001年11月25日下午,傅怡彬在家中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妻子,将母亲用刀砍成重伤。因为痴迷法轮功,傅怡彬早就感觉“我妈是个魔”,但在将母亲砍成重伤之后,傅怡彬却说,“为什么把他(她)们砍成那样,我是孝敬心,使他(她)们脱离苦海,到一个更高境界,更高层次去。”母亲的生下儿子并含辛茹苦将其养大,做儿子的却视生身母亲为“魔”,必欲除之而后快,这就是法轮功弟子给予母亲的回报。

  ——全能神信徒如何对待母亲

  在山东招远全能神杀人案中,全能神信徒张帆视信奉“三赎基督”的母亲陈秀娟为“邪灵”,对母亲不管不问。即使后来在张帆的影响下,母亲陈秀娟改信了全能神,张帆对母亲还是冷若冰霜。不仅如此,张帆还先后介绍全能神信徒吕迎春、张巧联为父亲的情人。张帆则认为自己的母亲是“恶灵之王”,并称见面之后就会杀了她。今年5月20日,张帆跟吕迎春交流后,共同发现了“神的旨意”:她的母亲是“邪灵”,是“恶灵之王”。知道母亲是“邪灵”后,张帆很气愤,并称恨不得让母亲粉身碎骨。张家的墙上写着“残杀”、“虐杀”、“杀牲口”的字样,这是张帆为“唤醒”家人对母亲是“邪灵”的认识所写的。张帆还把父亲张立冬过去的情人张巧联叫来,让父亲与张巧联一起生活,张帆觉得他们俩才是夫妻。在张帆和吕迎春的“安排”下,“新母亲”张巧联迅速融入张家。吕迎春还给两人起了“灵名”:张立冬叫亚当,张巧联叫夏娃。今年6月2日,张帆在看守所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现在见到母亲,她会朝母亲冷笑,“但等我离开这个身体,上天之后,我还是会杀了她”。这就是全能神信徒对生身母亲的“礼遇”。

  ——邪教教主如何对待母亲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蛊惑弟子不孝敬父母,他说,“谁是你真正的亲人哪……你真正的父母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那儿才有你的父母。……迷在这里,还觉得这里都是亲人。”(《悉尼法会讲法》)不仅如此,李洪志还带头不孝敬母亲。还在李洪志很小的时候,李洪志的父母就离婚了,是母亲卢淑珍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李洪志兄妹5人养大,对此,李洪志并不知道感恩。李洪志曾对他的亲传弟子说,“我妈是我的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李洪志擅改自己的出生日期,已经极大地羞辱了母亲,更可恶的是,有一次母亲过生日,李洪志派人送去一个蛋糕,上面写着四个字,“你去死吧”,这样的举动怎不让天下的母亲寒心?全能神教主赵维山也是这样,在全能神“十条新诫命”中,教主赵维山要求信徒,“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肉体的前途,对家庭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意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应该具备的体统。”赵维山出生于一个多兄弟姊妹的大家庭,家庭生活比较贫困。母亲含辛茹苦拉扯子女10人长大,然而身为长子的赵维山并未分担母亲的辛苦。就业后不好好工作,挑三拣四,198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悲剧发生在赵维山家中,赵维山的父母、女儿、弟媳4人因煤气中毒死亡。据赵维山的弟弟赵玉在《伪神的后半生》中介绍,当时赵维山回到老家亚沟,见到他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哭,甚至还有些高兴。当时,他拿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放在了他父亲的身上,祷告了一会儿,更加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教了。原宗教局干部赵庆芳也证实,亲人去世并没有让赵维山觉得悲痛,反倒成为他招揽追随者的一个借口:赵维山向其他人说是因为自己信神,家人才得以提早去了天堂。法轮功也好,全能神也罢,有了这样的教主言传身教,信徒怎么能学到好呢?

  羊有跪乳之情,乌有反哺之义,邪教主和信徒如此不孝敬自己的母亲,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责任编辑:凌波】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