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5·28”山东招远“全能神”案件一周年回顾

  一年前的今天,2014年5月28日,山东省招远市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全能神”教徒故意杀人案。如今,在百度地图上,位于招远市罗峰路159号金都百货大楼旁的麦当劳标识依然醒目;只是,在网上除了“5·28招远全能神惨案”外,我们再也搜索不到关于这家麦当劳的任何信息,大众点评网上赫然写着“商户已关闭”。

  实际上,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这家麦当劳生意还是相当不错。5月28日,张立冬及其长女张帆、次女张航、儿子张某(12周岁)、吕迎春、张巧联6人走进这家快餐店,他们都是全能神教徒。晚21时许,为发展组织成员,他们开始向周围就餐者索要电话号码,在招到受害者吴硕艳的拒绝之后,6人在“长子”吕迎春、张帆的带领下,开始用拖把等对吴某进行殴打,最终导致其抢救无效死亡。

  这起案件之恶劣震惊了全国,央视焦点访谈等均针对此案特做节目,“全能神”一词再一次成为网站热搜词汇。《南方周末》更是出系列特稿,探索案件背后原因,福音时报也相继采访各地牧者,并对该案做跟踪报道。让很多人疑惑不解的是,全能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可以让人变得如此丧心病狂,视人命为草芥呢?

 “全能神”教义是引用和曲解基督教的《圣经》而来,并以基督教名义从事非法活动,宣扬“世界末日论”。1995年国家明确认定该组织为邪教组织。“全能神”邪教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从河南由南自北向全国各地传播,期间曾一度低调发展,2012年年底藉“世界末日”传言,以“全能神”的名字再次大肆活动,虽遭到政府严厉制裁,其影响至今仍相当广泛。

  该组织常常引用圣经马太福音24章27节的经文,“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因此,这一邪教组织又被称作“东方闪电”。

 “东方闪电”的恶行在基督徒眼中早已罄竹难书。早有基督教机构指出,该组织不仅否认基督教正统教义,还有“秘密结社”、“聚敛钱财”、“无视法律”等特征,靠着严密的组织及摧残人性的教规来控制、维持其组织的发展,因此,人一旦受迷惑陷入该组织的网罗,就再也难以退出来;若有人泄秘,就会有被杀害的危险。

  这一邪教组织在“聚会”时不祷告、不讲道,也不读《圣经》,而是读该组织的“经典”书、谈心得、跳舞、唱自创的“新歌”,某些时候他们还会使用恐吓和暴力手段。据悉,“全能神”邪教组织还设有专门的“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者,以及意图脱教者。

  令人吃惊的是,张立冬等6人信奉的“全能神教”却有所不同。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张帆曾提到,她认为以前认识的其他“全能神”信徒是“邪灵”,只有自己跟父亲、弟弟、妹妹、吕迎春、张巧联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

  张帆曾就读于北京广播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的前身),2007年通过阅读“全能神”教义开始接触并信奉“全能神”,2008年通过互联网与吕迎春结识并认可吕迎春为“长子”。2008年年底,张帆在河北省无极县先后将张立冬、张航、张某等家人发展为“全能神”教,张巧联则是因生意和张立冬一家熟识起来的。2009年,张帆和家人先后从河北无极来到山东招远定居并参与“全能神”宣传聚会活动。

  张帆和吕迎春自封为长子,在全能神中,长子是最接近神的一类人。一旦成为“长子”,则“整个宇宙世界的人都得交在你们手中带领”。也正是因两位长子认定吴硕艳为邪灵,所以张立冬等才会殴打受害者,最终致其死亡。

  据《南方周末》对当地的采访了解到,张立冬在河北的时候曾去过当地正规基督教教会无极县西关教会寻求基督教信仰。据无极县西关教会负责人周兰介绍,2006年夏天,一个星期三的下午,张立冬来到西关教会。那次正赶上周兰做祷告,张立冬坐在那里安静地听。后来,他曾对周兰说,她做的祷告很打动人,那天他流了泪。

  张立冬总共去过西关教会三五回,有时还带着他的小女儿。但不知何故,后来便不再去,也一直没有接受洗礼。2007年春节,周兰和同伴曾到张立冬家中劝过他一次。周兰后来到外地待过一段时间,此后她再未见过张立冬。她听说,张立冬又去过教会一两回,但最后丢下一句“不得救”,便再也不去。

 “感觉他比较真诚,要是信了主,他会是个好信徒。”这是周兰对张立冬的评价。2008年汶川地震后,张立冬还曾通过教会捐了五百块钱。

  这可能是张立冬最后一次跟正统教会打交道。曾有媒体报道称,无极当地有多人信全能神教。而据南方周末实际调查,当地的另外一种异端“门徒会”发展更为猖獗,甚至超过正统教会。张立冬的妻子,这个家里唯一的非全能神信徒便是“门徒会”成员。

 “如何抵制邪教是教会所面对的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山东省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高明牧师告诉福音时报。从基督教信仰来说,正确的信仰应该包括护教的内容,这也是基督徒内在生命的一种外在表现;从社会责任上来说,基督教会应该在这个社会中承担起一份责任,因为邪教不仅仅损害了基督教,更损害了这个社会。

  招远案发生后,公安部会同有关部门部署在全国开展对“全能神”等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的专项打击行动。短短几个月,抓获犯罪嫌疑人近千人,其中包括组织指挥的“全能神”重要头目和骨干成员近百人。河北、安徽、河南、内蒙古、江苏、山东等地公安机关破获了一系列“全能神”邪教组织团伙案件。

 8月21日,该案在烟台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检方指控,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吕迎春、张帆、张立冬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

  面对指控,张航、张巧联悔罪。张帆、张立冬、吕迎春3人则拒不认罪,称其为正当防卫。理由是吕迎春受到了“恶灵”超自然力量袭击后所采取的正当防卫。张立冬面对摄像机镜头,十分平静地说:“不怕法律,我们相信神。”

  针对如何挽回被异端邪教迷惑者,福音时报曾就此采访《异端邪教面面观》一书作者靖玖玮牧师,他感叹地说,“太不容易了。”

  靖玖玮牧师是云南省基督教协会会长、昆明三一国际礼拜堂主任牧师。接受采访时,靖牧师提起一个案例:他曾接触一名信徒,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发现,这名信徒非常坚持自己的观点。“往往异端都会认为自己所信的是正确的。”他感叹地说,走入异端之后,太不容易挽回了。他甚至用了“几乎不可能”这几个字来描述。

  靖玖玮牧师在《异端邪教面面观》这本书中讲到,由于异端的难以挽回性,传道人平日的讲道栽培和正确的教导就显得至关重要。对此,中国教会做了大量工作,大连玉光街教会成立了“异端防备小组”为教会信徒守望。有数千名信徒的昆明三一国际礼拜堂则在每期《活水》周刊中增设栏目“认识异端”;该期刊从第365期到现在的401期(2014年6月1日),已经连载了对“耶和华见证人”、“东方闪电”、“母亲上帝教”、“ 庇哩亚教会”等异端的辨析37篇文章。

  追溯过往,2013年9月,中国基督教第九次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地址异端 反对邪教的决议》(简称《决议》)。《决议》指出了自上世纪80年代陆续出现异端或带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这些异端和邪教败坏了基督教的声誉、破坏了社会的安定和和谐。《决议》鼓励和号召各地基督教两会和教会堂点“时刻警醒、彼此守望,一旦发现异端和邪教,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坚决予以有力的回击,保护主的群羊和教会……”

  广东省梁明牧师认为,这份《决议》对正统教会同工同道来说是很好的提醒:教会中出现了异端以及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至于正统教会为保护教会而与邪教的较量,“这么多年我们与邪教争战,我们认为最有效的方式是,在讲台信息中、团契中、牧养中把握好所传讲的福音信息,这是最基础的一项工作。”

  事实上,“扶植正教以遏制邪教”不只是正统教会内牧师们的诉求。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认为:“任何宗教的异端和极端教派,都可能会有极端行为。但遏制异端教派最好办法,是扶植正统的宗教,以大抑小,单靠行政力量,事倍功半。”

 “正教不兴,邪教不灭。人们的灵魂有对信仰的渴慕与寻求,但‘当人们喝不到可口可乐、甚至喝不到白开水的时候’,他们只能寻求到垃圾。”玉光街教会主任牧师吴兵的这个比喻可谓一针见血。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