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我的反全能神邪教经历
2016-07-29 18:56来源:本站作者:江西打狗棒浏览数:134 

   一,关于如何染上全能神邪教:

 我妈妈是在零几年的时候因为肺结核住院,当时肺结核国家还不是免费给治疗的,面对每天高额的医疗费,我爸微薄的收入简直是杯水车薪,也就是在这个绝望的时候被人传上了全能神邪教。当时我正在老家读初中,家里还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吃喝拉撒全在我家,我妈还好好招待着。我看到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籍,觉得整篇胡言乱语,虽然当时对全能神邪教一点儿也不了解,也没有“邪教”这个概念,但是我还是一怒之下把那本厚厚的书撕得粉碎,后来我妈妈问及此事,我不仅大方承认是我干的,还对这所谓的神破口大骂,她见状也就不了了之了。

 由于当时我妈当时长年在外地打工,加上文化水平不是很高,所以用普通话来讲道的话她上手很慢,因此她当时不痴迷。后来我妈妈就离开了打工的城市,回家乡开了一个店,从此有了大把的时间。也就是在此期间,本地全能神邪教又走近了她,从此她踏上了邪教这条不归路。

  二,我如何察觉到了她信全能神邪教:

   大概在2011年我读高中的时候,我妈妈又热情地拿了一个MP4神秘地说给我看好东西,我当时看完了只觉得这个玩意不是好东西,但依旧没有邪教的概念和认知,我反应很冷淡甚至排斥,所以她也就不再热情地跟我介绍了。

  在2012年“世界末日”的时候,在北方上大学的我在新闻上关注到了全能神邪教借机大肆拉拢信徒、冲击监狱等公共场所然乱社会秩序。也看到了所谓的“将会有三天三夜的黑夜”的谣言,我当然是嗤之以鼻的,没想到“世界末日”前一天我妈妈打电话过来给我让我多准备点蜡烛和食物,以应对“三天三夜的黑夜”,接到电话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她可能误入全能神邪教了,我当场反驳她,劝告她,她说咱们走着瞧,你也要老本一点,先准备着应对也没什么坏处,我嗤之以鼻后她说不服回家了当面辩论。那天我们对是否会出现“三天三夜的黑夜”打赌了,在那天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她,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后来放寒假回家了我质问她,她说是因为全能神被妖精祸害了所以才没有出现“三天三夜的黑夜”,对此我只想呵呵。

  三,她们是如何的荒谬:

    全能神邪教徒估计是世界上最会撒谎而且还厚颜无耻的团体了吧。

   我妈妈为了拉拢新成员,不断地游说身边的亲朋好友,长途电话也照打不误,用尽了卑鄙的手段。她为了拉我婶婶入教,居然撒谎说“我XX(我的名字)也信这个的,他说这个是好的,对身体有好处的”。由于我是大学生身份,我婶婶对我比较信赖,也就放下了警惕,跟我妈妈一起出去散步了,没想到拐一个路口就多了一个说客,再拐一个路口又多了一个说客,最后我婶婶被我妈妈她们围得水泄不通,不停地被劝入教,我婶婶见状害怕了急忙想办法脱身了。

   在“世界末日”前夕,她们还拿着传单和扩音器上街公然宣扬“世界末日论”,鼓吹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回乡下走街串巷,半夜挨家挨户地敲门,别人问她什么事,她说是好事,然后递上传单。真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比做什么都勤快用心。“世界末日”的时候,我家八十多高龄的大爷爷也被她蛊惑,买了不少的蜡烛等用品来应对所谓的“三天三夜的黑夜”。他们瞒天过海,厚颜无耻,事后我质问她的时候,她还说“世界末日”是别人说的,她没有宣传,我问大爷爷是不是你骗她的,她也百般抵赖。

 总之,全能神邪教教义漏洞百出,信徒是满嘴胡言乱语。全能神邪教罪行罄竹难书,那些荒诞的言论不胜枚举,网上的资料也铺天盖地,在此也不再赘述。

   四,她们是如何迷惑我们的:

    我妈妈自从痴迷全能神邪教以后,经常去聚会,店铺经常一天到晚关着,因为他们聚会不准带手机,所以那些顾客和送货的人如果来访根本联系不上她,因此生意一落千丈,入不敷出,甚至交不起房租。每逢我放假在家,她总是在我面前忙前忙后,表现得很勤快,我几度被假象所迷惑。甚至在网上看到对全能神邪教口诛笔伐之后,我回头看看我妈妈,她好像“跟网上说的不太一样”,甚至觉得“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夸张”,因此我被温水煮青蛙了很久,对她也放松了不少警惕。

    后来她在外面聚会,入教的言论经常传入我的耳朵,什么“钱快没用了,要改用银元了”、杭州人要死光了以后没工可以打了等等。而钱要没用了是因为邪教组织要骗钱,想让大家把钱都交给邪教组织,杭州人要死光了是邪教组织用来恐吓她不要出去打工(因为我家人和亲戚朋友为了让她断绝跟其他邪教徒的往来,一直叫她外出打工)。

  五,关于我举报跟踪以及对邪教的打击:

  公安的人手相当有限,我们这县城公安只有几个人,所以他们不能顾及周全。这就需要我们自己掌握聚会规律和窝点。我前前后后举报了好多次,持续了四五年。后来发现聚会窝点和规律了,但都以“不确定骨干是否在场”让我等。我实在沉不住气了,很生气。就偷偷跑回家,租房子住在外面,家里人没有人知道我回来了,所以办事的时候方便很多。

  回家第1天我就跟公安说我沉不住气了,我要自私地冲击窝点,我不管什么打草惊蛇了,4年了!我要救我妈,其他人我不管!原谅我自私,我不能再等了!我告诉他们3天后我妈妈又将会出去聚会,准确的时间地点我都知道,请给我调遣警员去抓捕。公安说理解我的心情,答应我明天开个会,准备一下。

  第2天我又跑到市公安局反映我的情况,因为我担心县里的公安在敷衍我,毕竟这么多年了,每次都这样。市公安局让我写了一份材料,让我留了联系方式,说会重视的,但是可能没那么快,需要开会什么的。

  第3天,没有任何消息,我在出租房里该干嘛干嘛了。

  第4天我还在睡懒觉的时候,有一个本地的陌生电话打给我,我接了,是聚会点所在的派出所的,所以至今我还不知道警察这么高效是因为县公安真准备动手了还是因为我去了市公安局的原因。而就在我回家的第4天,根据聚会规律,我带警察潜伏起来,人赃俱获,抓了好几个邪教徒。警察整个过程都文明执法,不打不骂。这次打击邪教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准备持久战,在外面租了房子,家人根本不知道我回来了而且潜伏在本地。我也没想到回来的第4天就把邪教给一锅端了。

  在派出所审讯的时候,邪教徒装聋卖傻,有的干脆在睡觉,面对审讯答非所问,有3个一直用假名字,警察也非常有耐心,不打不骂,文明执法。我恐吓其他的邪教徒说如果我妈妈再出去聚会,我就上你们家揍扁你们,我知道你们的家庭住址,我妈妈都告诉我了,他们都点点头。(事实上我也知道她们的家庭住址,因为我掌握的信息很全很充分,是在抓捕之前掌握的,跟踪和掌握聚会规律是有方法和技巧的,在此不便多说。)

  临回家的时候我再次警告她们可以自己信,我完全不管,但是要是跟我妈妈一起的话,你们就完蛋了,我一定会上门收拾你们。有一个信徒说不会了,狡辩说他从来没叫我妈妈去,说反正我知道他家哪里的(抓捕的地方),他以后不敢了。

  但是据我了解,抓捕的地方是他临时租住的,他的家庭住址根本不在这里,是在另一个地方。在他们拘留期间,我还亲自去了邪教徒的家,以防我妈妈离家出走了找不到人。

  如今我妈妈正在转化,我联系了一个网友,请他来转化,同时我将带我妈妈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情要靠自己,不要过分相信他人和外界。我在反邪联盟群很多年了,但是我个人觉得相比自己动手,还是靠谱的。在此,建议家属们以反邪指导书为主,核心3步走:1举报2跟踪3隔离转化。

  跟踪是一个大难题,本来就不好跟,加上邪教徒警惕性高,这让不少的家属望而却步。对于跟踪,要持之以恒。 

  反邪教是一场持久战,我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劝告家属们不要吝啬钱财,把拯救家人放在第一位,刻不容缓。何况你家人正常了,你家里就会多了一个劳动力,生活也会步入正轨。同时,多向成功反邪过的朋友讨教经验,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家属们,请每天问问自己:举报了吗?跟踪了吗?掌握聚会规律了吗?对待信邪教的家人态度好吗?     祝大家早日成功挽救亲人!

                                   

 

                                               反全能神邪教-江西打狗棒

                                                                                           20167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