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太阳圣殿教 (The Order of the Solar Temple)
2016-08-04 21:28浏览数:78 
文章附图

  诡秘幽暗的“太阳圣殿教”

  

  太阳圣殿教,又名“国际太阳圣传骑士团”、“玫瑰与十字会”,成员散布于法国、西班牙、瑞士、加拿大、比利时、荷兰、丹麦、马丁尼克岛……

  迪·马布罗和吕克·茹雷   

  迪·马布罗是法籍加拿大人,太阳圣殿教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该教的智囊人物和财务主管。此人1924年出生,平素喜欢戴假发套,生得五短身材,教徒们送他“矮子拿破仑”、“独裁者”等称号,他虽然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却具有天生的鼓动宣传能力。他早年对神秘主义和精神灵性非常感兴趣,并参加过一个小型宗教团体。曾冒充心理学家行骗并屡屡获得成功。1972年他因欺诈、背信和开空头支票等受到警方指控,被迫离开法国但他很快从挫折中恢复过来,两年后在法国和瑞士边境建立了一所“生命学校”,又称“迎接新时代中心”,在这个学校里,他自封为专职的精神导师,鼓励其学生们要抛弃世俗的东西,特别是金钱,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达到更高的冥想境界。到1976年他已骗取了大笔财钱,并购置了一套有15间房的豪宅。随后,他又因偷税遭法国税务部门调查,被迫将活动场所从法国移到瑞士,后又转至加拿大。

  1978年7月12日,马布罗在日内瓦建立了“金光大道基金会”,这个机构是他日后设会创教的基础,其主要论调是“世界处于动荡之中”。他和信徒们在法国、日内瓦过着集体生活,举行神秘主义的宗教仪式。在大家举行宗教活动时,马布罗授意妻子装扮成“神”与自己进行信徒们根本听不懂的神秘对话,借此欺骗唬弄这些信徒。为了使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马布罗感到有必要寻求一位具有超凡魅力的人来做领袖。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引荐他认识了 吕克·茹雷。

  吕克·茹雷是太阳圣殿教创始人之一,名义上的教主。此人长相英俊,长于演说。1947年10月18日生于比利时属刚果(今天的扎伊尔)的基奎特。他从青年时期起就性情古怪,反复无常,早些年参加过比利时的神秘主义组织“沃伦共产主义青年团”。与马布罗不同,茹雷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中学毕业后他曾在布鲁塞尔私立大学攻读医学,26岁时毕业,毕业后在比利时的一支伞兵部队里做过军医。茹雷青年时期的家庭生活并不愉快,他同他的第一个女人所生的孩子出生4天后就夭折了。这件事给茹雷很大的打击,使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从此之后,茹雷开始笃信命运,迷恋神学,尤其沉醉于古老的太阳崇拜,他也开始对现代医学失去信心。随后,他开始周游世界,据说历时10年,期间他跟一位叫克里什那·迈查里亚的宗教医生学习东方的针灸和顺势疗法。旅行结束后,茹雷在瑞法边界开了自己的心理诊所,用顺势疗法治疗患者的心理疾病。后来,他还加入过“占星术士协会”之类的教派组织。

  1979年,他和马布罗见面,两人志趣相投,一拍即合。随后,马布罗安排茹雷同复兴圣殿教的教主侏利恩·奥雷加斯见面。复兴圣殿教是世界上较大的邪教组织之一,总部设在法国西南部一处废弃的中世纪庄园内。复兴圣殿教融含了天主教、炼丹术、东方瑜珈和反共产主义思想。创始人朱利恩·奥雷加斯被认为是前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军官。1981年奥雷加斯去世,茹雷因其演说天才和个人魅力而成为该教的新首领。起初茹雷还能镇得住,后来其贪财好色的本来面目被信徒们逐渐认清,加之同教内其他头目关系恶化,最终不得不退出该教返回瑞士。

  虽然茹雷退出了复兴圣殿教,但他和马布罗的合作计划在某种程度上仍得以实施。茹雷不仅具有马布罗所需要的领袖魅力,同时还是位心理医生,这一切正对马布罗的胃口。而马布罗的思想也和茹雷不谋而合。仅1983年,茹雷就在瑞士、法国和加拿大做过多次演讲,每次演讲都要吸引数以百计的听众,而且他还不时在电台露面。1984年,茹雷和马布罗联手在瑞士的日内瓦创建了太阳圣殿教,通常茹雷活跃在台前,马布罗则躲在幕后操纵。

  太阳圣殿教的组织与教义

  与其它邪教组织相比,太阳圣殿教极其隐蔽神秘。除极少数骨干分子外,其教义鲜为外人所知。人们仅能根据后来一些教徒的陈述及官方的调查,对太阳圣殿教的教义有个大概的了解。该教教义乃东拼西凑而成,内容杂乱无章,且多有自相矛盾之处。

  太阳圣殿教是个由若干首领分别管理的联合政体,教内等级森严、戒律严明,信徒必须接受教派首领的绝对控制。其成员一般分三个等级:首先是“阿蒙达会社”,这个会社只是教派的外围性组织,一般只聆听茹雷的演讲,通常他演说的题目是“医学与良心”、“爱与生物学”之类。参加者只是听课,领取书籍和录音带,每周要交纳25美元费用;受其演说蛊惑及被其说服的人则被引介加入另一更高级的“阿卡德会社”,这是中层性的组织,会员们除参加上述活动外,还要参加普通的宗教仪式,接受宗教信仰的灌输,中层会员每周交会费75美元;最后,这些人中经过严加选择的极少数人将被吸收为“太阳圣殿教”的核心骨干,他们要参加隐秘的宗教活动,每周交会费100美元。有些信徒甚至变卖财产作为会费无私地捐献给教主茹雷。然而,入教容易出教难,要退出太阳圣殿教就必须交巨额赎金。加拿大黎塞留市市长夫妇双双是太阳圣殿教的成员,据市长夫人的朋友讲,市长夫妇曾想退出教会,但因交不起巨额的赎金而作罢。各会社的领导必须是教内的重量级人物。会社下面还附设分会,各分会负责人每个月月圆的日子分头进行秘密集会。教主还同社会地位最高的成员组成了所谓的“金色圈子”,这个“圈子”里的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教徒们必须绝对服从教主和“金色圈子”里的重要人物。

  太阳圣殿教发展信徒的程序极为严格复杂。首先要进行严格的体检,而后进行慎密的心理测试,最后还得学习秘密祭礼、入会仪式,接受教义灌输,培养对教会的荣誉感和自豪感。只有以上各项全部完全合格,并发誓效忠于教会的人才能成为教会的正式会员。跟一般的邪教一样,太阳圣殿教教徒们过着集体生活,必须绝对服从教主。在财产、爱情、事业等任何方面都不能保有自己的秘密。与别的邪教有所不同的是,该教的普通成员并不搞性放纵、性自由。

  太阳圣殿教的信徒与一般的邪教成员的不同还在于,他们不吸纳贫苦百姓,如瑞士教派问题专家马耶尔所说的:“信徒们最令人惊讶的特点是:他们都是受尊敬的人,过着正常的生活,但却不知为什么听信茹雷的‘超自然的预言’上了贼船。”教徒们大都是些有钱有势、有头有脸、文化程度好、职业稳定、社会地位也比较高的人。这些成员除物质方面的丰裕外,另一共有的特点就是精神上或者心理上的苦闷失落。他们过着“两面人”的生活,白天和正常人一样工作上班,但业余时间却离群索属,独来独往。心理上的空洞使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教主身上,他们疯狂地崇拜教主,从物质至精神都给自己套上了沉重的枷锁。

  圣殿骑士团创建于12世纪,是个宗教性封建组织,主要由法国骑士组成,因骑士团首领最早驻扎在耶路撒冷的一座圣殿而得名。1312年,应法王腓力四世的要求,教皇克力门特五世宣布解散圣殿骑士团。当今世界至少有30余个教派声称自己是圣殿骑士团的继承者,茹雷和马布罗等太阳圣殿教的骨干分子声称,他们是12世纪圣殿骑士团遗留下来的精兵,他们这次重返人间,就是为了拯救地球上的人类。茹雷还说,他自己就是耶稣基督第三次转世的化身。

  太阳圣殿教宣扬世界末日论。根据茹雷的说法,今天的文明正处在经受考验的重大关头。他说:“现在世界上所发生的灾难绝非偶然,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临。”他不断地宣扬说,人类正面临着巨大的灾难,艾滋病的传播、臭氧层的破坏、环境的污染、政府的腐败、地区的种族的冲突等都是世界末日将至的征兆,而太阳圣殿教就是人类末日来临之后的“诺亚方舟”。他告诫说,那些没有被太阳圣殿教选中的人将在未来的日子里受到严厉的审判。1987年,太阳圣殿教的总部移至加拿大魁北克后,他曾大胆放言:“世界很快将毁于战争和饥荒,只有魁北克将幸免于难”,“我们要把这里建成防止核空袭的巨大堡垒。”

  太阳圣殿教蔑视现世,注重来世。茹雷对信徒们说,“死是人生成长中的最高阶段,此世界的死是彼世界的再生。”在他死后才发现的邮件中他这样警告世人:“你们,不要为我的命运而哭泣,为你们自己的命运哭泣吧。”人只有通过死才能完成精神的升华。其成员们认为,他们本来就是地球上“高贵的”游客,他们借托人体在地球上转世是负有重大使命的,他们只是匆匆的过客,终归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里去。

  如雷本人崇拜太阳,敬畏火,他把这一切融入到太阳圣殿教的教义里,他说过:“我们处在火的统治下,终有一日万物将毁于火。”而教徒要想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搭乘“诺亚方舟”躲避灾难,就必须首先死于火中。经历火烧的磨练对于灵魂的提升净化具有重大意义。在希腊和罗马神话当中,天狼星是个特殊的星座,众神都居住在那里,那里是魔幻般的极乐世界,拥有无边的法力。茹雷认为天狼星就是他及其信徒们的终极目的地。

  太阳圣殿教成立之初,发展相当迅速。这首先要归因于教主茹雷神奇的演说才能和雄辩的口才。他的演讲引人入胜,具有极强的煽动性和号召力。一位信徒说:“真是不可思议,我每次聆听他的演说就像坠入情网,无法自拔。”许多人就是听了他的演说之后才踏上这条不归路的。他的演讲能力是如此高明,以至于吸引了加拿大亥德洛魁北克电力公司的注意力,为了鼓舞公司职员士气,公司以重金邀请茹雷来做演讲,茹雷的演讲确有煽动性,不时激起台下员工们雷鸣般的掌声。公司为此对茹雷非常感激,然而不幸的是该公司为茹雷的这场演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来这家公司有20名员工成为太阳圣殿教的教徒。


上一篇:  和平教团运动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