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法轮功不能“更鸣”到哪都一样
2016-08-14 19:02来源:本站作者:海常珠浏览数:31 

【邪教受害者之家】专栏稿

法轮功不能“更鸣”到哪都一样

——从猫头鹰叫声不受人待见的寓言故事说开去

作者:海常珠

寓言是一种文学体裁,它短小精悍,结构简单,往往寓理于事、以事明理,很能发人深思、给人启迪。譬如,在西汉刘向编著的《说苑·谈丛》中,就有这样一则寓言故事,尽管连标点符号在内,只有76个字,但却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其原文为:

枭逢鸠。鸠曰:“子将安之?”枭曰:“我将东徙!”鸠曰:“何故?”枭曰:“乡人皆恶我鸣,以故东徙。”鸠曰:“子能更鸣,可矣。不能更鸣,东徙,犹恶子之声!

用白话文翻译,大意是这样的:某天某地,一只猫头鹰飞来飞去,不得安身,正巧被一只斑鸠遇见。斑鸠便问:“老兄,你想飞到哪儿安下呢?”猫头鹰说:“我打算往东边迁徙!”斑鸠又问:“你这是何苦呢?有什么原因吗?”猫头鹰委屈地说:“这里人都讨厌我的叫声,因此我想到东边试试。”斑鸠便告诫猫头鹰:“老兄啊,你只要改变恐怖难听的叫声,也就可以了。如果你不改变自己的叫声,即便迁徙到东边去,那边人还是一样讨厌你!”

笔者之所以要说起这则寓言故事,因为这些年来一直觉得,臭名昭彰、世人皆厌的法轮功,也同这“不能更鸣”的猫头鹰一样,所谓的功法及其一系列歪理邪说,都是李洪志一手炮制出来的,其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恶本性,早已大白于天下,属于彻头彻尾、人神共愤的邪教组织,无论先前在中国大陆境内忽悠,还是后来辗转到了海外或境外,可以这样说,不管他们到哪里、在哪儿,都一样令人讨厌、一样不受待见。

大家知道,法轮功自1999年7月,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痴迷者慑于中国法律,只能逃向异国他乡谋求营生。然而,尽管他们厚颜无耻地投靠西方主子,与国际上某些反华势力同声共气,把美国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和庇护所,但是,由于他们本性难移、恶习不改,与寓言故事中的猫头鹰一样,始终“不能更鸣”,这些年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会遭到人们反对和抵制。换言之,只要他们现身出没,以颠倒黑白的歪理邪说行事,总是四处碰壁、连连受挫,包括许多信徒被拘捕、被判刑,大量出版物被查禁、被销毁,展会和演出被勒令取消,申辩和上诉被依法驳回,等等。谓予不信,请往下看:

——在美国。在2006年4月20日上午,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开展重大国事活动时,混入记者队伍中的法轮功人员王文怡呼喊邪教口号,企图制造混乱。白宫方面对此事极为恼火,警方立即对王文怡实施了拘捕。又如,在2014年1月31日(农历正月初一),在由美国华人团体繁荣华埠总会主办的第十五届新春大游行活动时,法轮功组织同往年一样继续申请参与,但依旧被主办方拒之于门外。当地市民纷纷表示,美国纽约唐人街不欢迎法轮功。据悉,这已是主办方自2008年以来连续第六次拒绝法轮功人员参加此类大游行活动了。

——在俄罗斯。2007年,俄罗斯连续两次将3名来自中国的法轮功人员遣送回国。俄罗斯内务部作出硬性规定,拒绝给中国法轮功人员办理居住签证,并命令这些不受欢迎的人限期离开俄罗斯。同时,俄警方和安全部门还依法禁止法轮功的其它任何活动,每年都要多次突击搜查,并逮捕、审判或驱逐不听劝阻的法轮功顽固分子。比如,2015年6月11日,俄罗斯“法轮大法性命双修中心”,针对俄联邦某网站一篇有关法轮邪教头目被拘留的文章,向哈莫夫尼基区法院起诉并在败诉后上诉,在2016年3月30日,俄罗斯莫斯科城市法院作出裁定,维持2015年11月19日该市哈莫夫尼切斯克区法院的原判,“法轮大法性命双修中心”的上诉不予支持②。

——在印度尼西亚。2002年3月初,法轮功邪教组织纠集了数百名来自不同国家的信徒,在印尼的首府雅加达进行非法游行。事件发生后,印尼外长哈桑及时发表声明称,印尼政府不允许法轮功分子在印尼举行任何带有政治性质的活动,更不允许举行带有政治色彩的游行,特别是不允许外国人搞这样的活动而损害印尼和中国的关系。

——在新加坡。2001年3月29日,新加坡初级法院对15名被控阻碍警察执行公务和非法集会的15名法轮功分子作出判决,其中7人因犯阻碍警察执行公务罪被判处坐牢4个星期,其余8人被判处罚款1000新元。2006年7月,新加坡法轮功信徒举行非法集会,并发生多次骚扰行为,警方在警告无效后,决定根据投诉和举报,对屡劝不听的违法人员采取法律行动。据统计,当地警方在前后不到两年时间,依据新加坡法律法规,共对大约450多起这类投诉案件作出反应。

——在法国。法轮功分子冯文伟(女),1998年以学生身份出境,因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外墙上喷写非法标语(用涂料喷写长达七米的法轮功标语),被使馆工作人员发现并报警,2002年2月6日,在巴黎法院庭审时,被当场宣判犯有损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公共秩序两项罪名,同时,判处罚款375欧元,赔偿中国使馆100欧元物质损失费,并承担本案诉讼费500欧元。

——在加拿大。2005年12月7日,法轮功组织诉加拿大蒙特利尔《华侨时报》案,历经4年多的诉讼审结,由魁北克省高等法院作出终审裁决:法轮功组织败诉,《华侨时报》胜诉,法轮功作为败诉方,须交律师费和法庭费用等10万加元,另须赔偿胜方有关损失。此外,在2006年6月初,加拿大温哥华市长苏利文勒令法轮功拆除修建在中国领事馆前人行道上的“抗议墙”。法轮功方面不服,提出行政申诉,卑诗省最高法院于12月14日做出判决,完全维持了温哥华市府令。

——在泰国。2006年12月29日上午,一伙法轮功分子图谋在泰国一重点部位非法聚集,当地警方接报后,迅速组织警力,立即予以驱散。2007年,在泰国举行国王生日庆典期间,法轮功组织乔装打扮成娱乐团队,企图利用庆典活动,穿插表演邪教类节目。主办方对臭名远扬的法轮功邪教早有所闻,在查明法轮功信徒的真实身份后,果断、及时取消了法轮功拟在庆典活动的上演的所有节目。

——在香港和台湾。据香港媒体报道,在2012年9月,香港一名罗姓法轮功女信徒,因故意毁坏挂在某地铁站外的“反法轮功”匾额而被捕。在警署录入口供时,由于该被告人撕烂口供纸、抗拒套取指模及拍照,被控“三宗罪”,且全部罪名成立,并处罚款4500港元。2012年12月22日,在台湾中华华夏文化交流协会举行的两岸学术论坛上,协会理事长沈智慧博士对法轮功邪教予以严厉批驳,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搞造神运动,具有伪善、欺骗和危害行为,即使两岸政见不同,信仰各异,但中华民族同根同源,一切责任感的中国人,都有理由发出呼吁,一起抵制法轮功。

可以这样说,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早就没了市场,在海外也是不受待见、四处碰壁。正如凯风网有篇文章这样写道:对于法轮功邪教,人们十分厌恶,唯恐避之不及。纽约华人讨厌它,新春巡游从不带它玩;台湾民众讨厌它,大骂教主李洪志是“神棍”;香港居民讨厌它,多次走上街头抵制法轮功,让它“滚出香港”……法轮功倒行逆施,坏事干尽,怎能不令人讨厌?(摘自2016年7月8日凯风网:《法轮功怎能不令人讨厌?》)

是啊,法轮功确实令人十分讨厌,无论到哪儿都不受人待见!俗话说,凡事必定有因,毫无疑问,我们也很有必要进行刨根问底、追根溯源,看一看法轮功令人讨厌最根本、最致命的原因。这又得回到猫头鹰叫声不受人待见的寓言故事中,也就是说,法轮功鼓吹和散布的那些歪理邪说,的确很像寓言故事中的猫头鹰叫声,并且它们的生活习性、行为特征,包括人们对其反感、忌讳和厌恶程度,等等,也都极为相像、堪有一比。

根据专家考证,猫头鹰形容古怪(头大而宽,嘴短,面形似猫),相貌凶暴(两耳直立,双目圆睁),之所以不受人待见,非常令人厌恶,最主要是它们的叫声十分怪异,令人听后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譬如,有的叫声低沉,有的叫声尖利,有的叫声“拖长而嘶哑”,“像鬼魂一样阴森凄凉”;有的叫声“常在夜里发出”,在求偶期或繁殖期,往往会“彻夜鸣叫”,其“振颤音1000米外可闻”;有的甚至还会模拟人的哭声或笑声,其中哭声酷似“人在受酷刑时发出的惨叫”;有的叫声连续而多变,“如吹笛一般,每隔几秒钟便重复一次,且不断交替变化”,使人陷于极度恐怖之中。

此外,猫头鹰还是先天性的“色盲”,大多昼伏夜出、夜聚晓散,在鸟类中属于唯一不能分辨颜色者,“一旦在白天活动,常飞行颠簸不定有如醉酒。即使是夜间飞行,也像幽灵一样飘忽无声,常常只见黑影一闪”,人们更觉猫头鹰恐怖和可怕。因此,在中国民间传说或古书记载中,往往把猫头鹰称之为“逐魂鸟”、“报丧鸟”,就连国外一些文学作品也将其当做“不祥之鸟”。比如,在英国莎士比亚的《尤利乌斯·凯撒》、《马克白斯》等剧作中,就把猫头鹰那怪异的叫声,当成预示灾难、死亡等厄运征兆。(详见百度百科有关资料)

那么,李洪志的法轮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尽管它们通过各种途径,辗转到了国外、境外,但是,终因其有着猫头鹰那样的“叫声”和“习性”,有着寓言故事中所谓“不能更鸣”的最致命原因,不仅所到之处均不受欢迎,不招人待见,而且由于经常暴露出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丑恶嘴脸,因此被拒之门外、绳之以法也就成了必然的结果。

事实就是如此,在李洪志直接操纵下的法轮功,这些年确实像昼伏夜出的猫头鹰一样,许多痴迷者始终“不能更鸣”,总是东闯西撞、南奔北突,发神经玩命似地死磕。这些人不是散布和兜售其歪理邪说,就是厚颜无耻地造谣生事,什么“消业祛病”、“度人升天”啦,什么“地球爆炸”、“世界末日”啦,与此同时还逢中必反、逢喜必闹,肆意充当某些反华势力的“走卒”,经常捕风捉影、咒这骂那,通过编造“活摘器官”、“酷刑迫害”、“三退保平安”等谣言和谎言,并且不择手段、无孔不入地进行疯狂传播,企图抹黑和颠覆中国。

尤其令人讨厌的是,他们为了达到其邪恶目的,哪里人多热闹就往哪里凑,即使遭到反对和抵制,他们也会伺机出没,有的甚至在半夜三更、夜深人静时,偷偷张贴、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或频频拨打各种骚扰电话,简直寓“不能更鸣”的猫头鹰形似与神似于一体。

这些年来,随着世人对法轮功假、恶、丑面目和邪教本质的了解,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对法轮功邪教活动的极度反感,包括采取打击、取缔、清查、收缴、驱逐等行政和法律措施,完全可以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阵营的生存空间,也在不断萎缩着,且越来越狭小。即使是在法轮功大本营的美国,但由于他们如同猫头鹰那样“不能更鸣”,也同样会到处碰壁,甚至是举步维艰,最为典型的有这样一例:2013年9月21日,在美国塔科马市“中国协和园”(Chinese Reconciliation Park)举办的庆祝中秋活动中,原本被许可参加该项活动的法轮功组织,结果在最后一刻遭到主办方断然拒绝。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法轮功“具有暴力和政治倾向”,法轮功在园内所设摊位也“不受欢迎”,必须立即予以拆除。

此活动受阻后,原市长比尔·巴斯马先生在接受采访时称,虽然他并没有参与此事的决定,但对取消法轮功活动资格、责令拆除所设摊位、将其驱逐出去的做法,表示可以理解。他说,法轮功参加某些活动时,总是大张旗鼓、扰乱性地高呼它的政治诉求,肯定“空间有限”。因为“这是一个和谐的公园,是一个专注于艺术、舞蹈表演和文化的节日——这些都是正能量的东西。今后中秋节庆祝活动将一如既往专注于此,而那些潜在的参与者应该明白,这不是一个表达政治异见的论坛。

笔者认为,比尔·巴斯马先生所言即是,同样是切中法轮功令人讨厌、处处碰壁之要害,关键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的“不能更鸣”,与人们普遍向往的和谐安宁社会环境和时代潮流不协调、不合拍,所以“不受欢迎”、“空间有限”。这就是说,虽然东方与西方存在文化差异,但在所追求的主流价值观方面,在衡量和分辨真善美、假恶丑方面,还是统一并服从于辩证唯物主义的。人们毕竟还是喜欢百灵鸟的多,因为其叫声甜美清脆,委婉动听,而喜欢听猫头鹰那叫声的,恐怕是很少、很少。

或许有人会问,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猫头鹰“不能更鸣”,固然叫声很难听,习性也有些怪异,说不定也有人喜欢并接受?

对此,笔者只能这样回答,从目前所能了解到的,确有极个别国家和地区截然相反。例如,古希腊人把猫头鹰当作智慧女神来尊敬,因为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象征物就是猫头鹰;在日本,猫头鹰被称为是福鸟,曾作为长野冬奥会的吉祥物,用来代表吉祥和幸福;印第安人的后裔至今仍保留着猫头鹰图腾舞,甚至舞者身体或衣服上都要纹有猫头鹰图像;另外,在一些巫师、猎人或动物爱好者中,也有把猫头鹰当作可利用工具或保护对象的例子。

显而易见,这些都不过是个案特例罢了,并且大多出于某种文化偏好或特殊职业需要使然,但并不能掩盖猫头鹰那“叫声”、那“习性”普遍不受欢迎的事实。当然法轮功一直“不能更鸣”,也会有猫头鹰那样的“奇遇”,尽管在国际或国内,四处碰壁,十分令人厌恶,并且已经到了众叛亲离、人神共愤的地步,但在西方某些反华势力和境内外敌对分子那里,他们仍会受到欢迎或接纳,并予以豢养和利用的,这一点也不奇怪。

谁都知道,猫头鹰“不能更鸣”是先天的,其“叫声”和“习性”是难以改变的,那么,这些年一直“不能更鸣”的法轮功,他们那些令人讨厌的所作所为也是先天的吗?也是难以改变的吗?对于这个问题如何回答,或许李洪志及其拥趸比谁都清楚!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法轮功不能尽早“更鸣”,不管他们到哪里、去哪儿,其处境和结局都是一样的,除了不受欢迎、不受人待见外,至少以后也很难遇到鲜花和掌声了。

引文附注:

①刘向(约前77年—前6年)。又名刘更生,字子政,西汉经学家、文学家。

链接:http://baike.baidu.com/link.13522399/shtml

2015年8月20日中国法院网:《法轮功在俄罗斯四处碰壁》

链接: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6/02/.shtml

2013年10月9日凯风网:《美前市长:理解法轮功被拒参加中秋节活动一事》

链接:http://www.kaiwind.com/anticult/kfxx/201310/09/.shtml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