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马可楼以马内利教会
2016-11-03 20:10浏览数:58 
马可楼运动是来自韩国的异端,英译为darak bang,他们是对各地教会的有非常大的破坏性,诋毁正统教会的异端,所以中文根据“马可楼运动”的韩语语音将他们翻译成“他拉邦瘟动”。
韩国刘(柳)光洙创立的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运动,在中国的重庆,四川,东北,湖北,湖南,新疆,北京,天津,河南,上海等主要大城市活动,在各个大学校园积极渗透,影响恶劣。同时他们的势力已经渗进金陵协和神学院及其他地区基层教会,正积极地开展各种所谓传道活动。
马可楼运动(现在又对教徒宣称建立初代教会,只是名称不同但其本质并无区别)是来自于韩国的异端,英译为darak bang,所以中文根据“马可楼运动”的韩语语音将他们翻译成“他拉邦瘟动” 。
韩国刘(柳)光洙创立的“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运动”, 所以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是从韩国传入的,因此,很多教会的传道人和神学生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其危害性。在中国重庆,四川,新疆,河北,天津,北京,广东,上海,东北三省,河南等地设立家庭传播组织,并在大学校园招募学生参加。其以韩国刘(柳)光洙为首,下设张立虹等各个阶层。 他们用“得救的路”快捷的传福音,建立系统较快的优点,没有舍己、用爱侍奉、不需要走十字架的路,只要明白教材、不断培训五个确信、十个踏板等合宿教材,充满自豪感,顺服自己的组织,就是一个新的“传道者”。 在柳光株的聚会中,对世界上的教会都称为不明白福音的宗教人, 对于来他们教会的人都要重新教一次基督,重新悔改接待耶稣。
1.刘(柳)光洙其人
刘(柳)光洙是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训练员培训中心的创始人兼院长,他原属于韩国釜山东三第一教会的牧师(韩国耶稣会长老会釜山总会)。
1987年曾因饮酒驾驶出车祸后逃跑,被拘留并判处有期徒刑。
1991年11月,他受金箕东“魔鬼论”的影响。
1991年11月26日,在耶稣会长老会釜山总会第133届第1次临时会议上,决定开除刘(柳)光洙的牧师职务。
1995年9月,耶稣会长老会第45次总会上明确指出刘(柳)光洙的异端性。
2.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
刘(柳)光洙定义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时说:“相信在我们所处的地方有上帝。所以,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是深入传教地区的,为开展传教活动进行的查经活动”(参《平信徒必读的传道训练教材--传道训练教材1》P.11)。
釜山的东三第一教会是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的总部,在此接受合宿训练的要员,要进入各个地区(学校、机关和工厂等地)开展查经活动,进行传教运动。
目前,他们在韩国有100个以上的传道学校和传道神学院,他们打算在全世界各地培养一千万要员及“10万大学要员”和“10万中高要员”。他们正通过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报、耶稣生命出版物和马可楼(darak bang)广播等媒体,大力推广这一运动。
1.刘(柳)光洙的核心思想是,把救赎看成是与魔鬼的对抗。
刘(柳)光洙接受了韩国金箕东(Berea Yakademe)魔鬼论的基本思想。他声称“为了传教要通过祷告捆绑魔鬼的势力”(参《平信徒必读的传道训练教材--传道训练教材1》P.15,《从传道的观点看创世记--现场信息4》P.12,《为牧会者、传道人的现场福音信息??现场信息3》第44课)。
刘(柳)氏主张“圣徒的祷告有动员天使的权利”(参《从传道的观点看创世记--现场信息4》P.13,《为地区福音化的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策略》P.122)。并且认为,人的自律神经衰弱就容易得疾病。一切属灵的和肉体的疾病,都是因心灵的缘故,这心灵疾病又是邪灵活动导致的,特别是精神和灵魂的疾患是撒但(魔鬼)和迷惑之灵(邪恶的灵)的作用。刘(柳)氏规定说,连续遭灾难、不安、失败等,都是因灵里的疾病。他主张迷惑的灵一辈子跟着人并不断增加,以致灭绝人的肉体(参《为牧会者、传道人的现场福音信息现场信息3》,第8,9,10,49课)。
刘(柳)光洙以上的教导与金箕东的观点不完全等同,刘(柳)氏自己也声称金箕东魔鬼论有错误(参《为地区福音化的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P.120)。他辨明说,关于魔鬼论的主张只是为了向行邪术和巫术之人传福音时产生果效,没有更深的意图。但他主张耶稣来到世界的目的,仅是为了灭绝魔鬼,这观点正好与金箕东的魔鬼论相同。
2.否定和批判其他教会,分裂教会。
刘(柳)氏虽然挂的是“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的牌子,但他不以传道训练为目的,而是以“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为中心,把“马可楼(darak bang)查经”定为达到的目的的手段。并且,教导违反正统教会的“马可楼(darak bang)思想”,把信徒的信仰搞得一塌糊涂。他们不仅把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运动看为一种传教方法,给人一种印象,就是把“马可楼(darak bang)查经”视为惟一的传福音的方法。并且,他否定和批判其他教会,视“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比其他教会优越。推行40 10 300 300 ,目的在主要街区,交通枢纽建立地教会,扩张人数,把其错误的神学理论传给不明白福音的人。
3.在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过程中,让其他教会的信徒以“马可楼(darak bang)式”地重新接受耶稣。
刘(柳)氏教导说:救恩是引向上帝和灭绝魔鬼,两件事同时发生。信耶稣就可以上天国,但要相信“上帝儿子来的目的,就是要灭绝魔鬼”的真理才算真正的接受,教导这个道理才是真正的传福音。(参《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策略》P.37~38,EBS栽培磁带2A,福音信1A,福音信磁带2A)他主张,信心的“第一阶段是认识耶稣(赛53:5,约三1:2),第二阶段是信心,第三阶段是接受”(参磁带)。
他说:“要快点传正确的福音,拿着传单出去传福音之前,首先要让信徒明白这个道理。很多人因为不知道救恩,没有确据感到很迷茫,许多信徒就是做不到这一点以致彷徨(参福音信磁带1A)。他教导“信徒中88%都是不信的”(《为牧会者和传道人的现场福音信息-现场信息3》第28课)。在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中,让其他教会的信徒重新用“马可楼(darak bang)式”接受耶稣,导致信徒在救赎真理的认识上产生了严重偏差。
很多人对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问题”提出了质疑,刘(柳)光洙本人也屡次表示要改进错误的观点,但是至今没有任何具体内容和方法上的改进。
虽然他们声称“马可楼(darak bang)”只是传教运动,但是其教导存在对魔鬼论的误解,其运动分裂了教会,迷惑信徒。所以,第81次总会禁止耶稣会长老会的牧师和信徒参加或效法此运动。
为什么说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是异端
刘(柳)光洙把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的起源定义为马可楼(darak bang)的祷告运动,视马可楼(darak bang)的祷告运动为“纯福音运动”(徒1:13-14)。但圣经记载,当时耶稣的门徒没有尽力于传道,而首先尽力于祷告。所以,马可楼(darak bang)是祷告运动的起源,而非传道运动的起源。
刘(柳)光洙的思想主要受了中国李常受(Witness Lee)的地方教会,韩国金箕东的魔鬼论及韩国救恩派的影响。所以,他的基本教义与基督教正统教义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的教义:
1.三位一体论
刘(柳)光洙根据林前3:16说:“我们里面有圣灵的居住,就是说上帝在我们里面,这就是三位一体”(参《福音信》磁带3B460)。
自称最熟悉刘(柳)氏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的P氏说:“上帝与我们同在,这就是道成肉身的事件。上帝住进了人的骨和肉里面,藉着圣灵耶稣道成肉身。”他把耶稣的道成肉身和圣灵的内住等同起来了。
2.上帝论
刘(柳)氏强调上帝创造的祝福,认为只要人努力就能得到无比大的能力(《参EBS栽培》磁带2A163)。
3.圣灵论
刘(柳)氏认为,信徒如果在24小时中只要祷告一小时,就被圣灵充满,会有大的作为,充满5分钟就能大大的成功(参《新年祝福大盛会》95,1,5下午B)。
刘(柳)氏在《新年祝福大盛会》中讲到:“当上帝的道触摸到我们的灵,灵就活起来,灵活起来,心就活起来,随即大脑、神经、全身、关节和骨髓也活起来。”这种认为圣灵贯通于灵和肉体的是“圣灵的肉体临在说”。
刘(柳)氏说:“我们里面只要耶稣活着,圣灵就把上帝的能力拿来,所以,一切祷告都可以得应允”(参朴振圭博士:《为什么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是异端》,汉城:生命话语社,1997年,9月初版,第15页)。他认为:“只要接受耶稣,圣灵就内住在我们里面,就可以拉住上帝的能力”(参《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磁带,V01,2,A045)。
这句话很奇怪,基督教正统教义认为,圣灵内住在我们里面,就发出能力,而并不是圣灵把上帝的能力拉过来。
4.基督论
刘(柳)氏认为耶稣道成肉身的目的就是为了捆绑魔鬼。“圣经66卷全部宣告捆绑魔鬼的启示,所以,只有信这个事实才可以得救”(参《福音信》3B300)“EBS栽培2A002)。其实,约3:16才是圣经的中心信息,也是耶稣来到世上的目的,即为了拯救罪人。
正统教会主张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目的是〖参Henry C.Thiessen 系统神学讲论第466页〗:(1)为了保障上帝的应许(罗15:8-9),(2)为了启示父神(约1:18,14:9),(3)为了成为大祭司(来5:1-2,4-5),(4)为了灭绝罪(来9:26,可10:45),(5)为了击败魔鬼的作为(约一3:8),(6)为了成为我们效法圣洁生活的榜样(太11:29,约2:6,彼前2:21),(7)为了预备再临(来9:28,罗1:18-25)。如果片面地强调约一3章8节很容易走极端。
刘(柳)氏说:“得救的人的福气就是基督”(参《大丘核心》磁带,95,7,22,A133),“胜过撒但的方法就是基督,得享撒但奥秘的路就是基督,这就是信仰的一切”(参《大丘核心》磁带,95,6,10,A075)。但圣经告诉我们,基督不是胜过撒但的方法,基督已经胜过了撒但,我们胜过撒但的方法是信基督。
5.教会论
刘(柳)氏认为教会的98%信徒被魔鬼捆绑着(参《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V01,11,A210)。他认为通过马可楼(darak bang)要解决的12个问题是:无神论者,没有得救确信者,失望者,拜偶像者,被鬼附者,患疾病者,患不治之症者,律法主义者,信佛教和其他宗教者,行巫术和天主教教徒(参朴振圭博士:《为什么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ang)是异端》,汉城:生命话语社,1997年,9月初版,第52-53页)。
他极端地把“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合理化,想歪曲传统的教会历史。圣经的“马可楼(darak bang)”是祷告和讲论的小屋子,而刘(柳)氏强调马可楼(darak bang)是传道的现场。并且他主张已得救的人不必去做礼拜,只要得到七个祝福就可以(参《福音信》V01,3,B)。他声称路德和加尔文进行的也是“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其实,路德和加尔文进行的是改教运动。
6.人罪论
刘(柳)氏认为原罪指人的生命和灵魂被撒但捆绑的状态(参朴振圭博士:《为什么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是异端》,汉城:生命话语社,1997年,9月初版,第21页)。他说:“罪人哪里来?从伊甸园的魔鬼而来,所以得救就是从魔鬼手中得拯救的”(参《平信徒必读的传道训练教材》耶稣生命,1993年,第28页)。正统教会认为原罪是亚当因不顺从或违背上帝的命令而来的(创3:6,罗5:12)。罪是不法的(约一3:4)即不信耶稣就是罪,人的生命和灵魂并不是被魔鬼捆绑的。
7.救赎论
刘(柳)氏说:“什么叫得救?就是信耶稣死后上天堂,但这么信的人没有力量”(参《福音信》磁带,V01,2A067)。他的赎罪论是“撒但赔偿说”,(The Ransom-to-Satan theory)认为“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是为了把我们人的失败向撒但付出赔偿的”(参《平信徒基础传道理论》6A296)。这与金箕东主张的“耶稣向撒但付出了人之罪的代价”和“要知道魔鬼,如果不认识魔鬼,就不可能认识耶稣。”(参《魔鬼论》上册第24页)不谋而合。
刘(柳)氏离开圣经以救赎为主题的脉络,主张蒙救赎的人已得到了五种权力:嗣子权(罗8:12-17),圣灵同行权(约14:16-17,徒1:8),请求祷告权(约16:24,约一5:14),捆绑撒但权(太12:28-29,可3:15),动员天使权(来1:14,诗103:20-22)。将来得到的两种权力是:天上宝座(腓3:20)和征服世界的权力(太28:12-20)(参《为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的传道训练教材-第一阶段》,耶稣生命,第17页)。
刘(柳)氏在《EBS栽培》磁带2A015中主张“接受耶稣来世上来的目的是捆绑魔鬼才算接受了耶稣。”但正统教会认为,约1:12中的“接受”指把耶稣迎接为生命的主,然后在生活中持续认定(believing in)的强烈信仰,而并不是反反复复的重新接受。
刘(柳)氏主张“半救赎论”,他在《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8B296)认为,信主的人如果肉体犯罪,就应把肉体送给魔鬼,为的是拯救灵魂。其实,林前5:5的意思是“把严重犯淫乱罪的人赶出教会”的意思,圣经从来都没有教导把灵和肉体分开来进行拯救。
8.天使论
刘(柳)氏认为接受耶稣的人有“动员天使权”(来1:14,诗103:20-22)(参《为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的第一阶段训练教材-传道训练教材》),认为信徒每次祷告时都能动员天使(参《平信徒基础传道理论》V01,6,B013)。他说:“上帝让天使成为我们的仆役”(《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V01,7,A210)。这与崇拜撒但的近年来极其流行的“撒旦神学”相同。圣经来1:14中说的天使是上帝的仆役,是伺候上帝的单纯的灵体,所以,天使是上帝的仆役而不是人的仆役。
9.魔鬼论
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运动一句话概括就是“撒但崇拜说”。刘(柳)氏主张“我们有捆绑撒但的权力”(参朴振圭博士:《为什么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是异端》,汉城:生命话语社,1997年,9月初版,第45页),因为“放弃我们的撒但,让迷惑的灵和魔鬼防碍我们,所以,要得到圣灵充满”(参朴振圭博士:《为什么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是异端》,汉城:生命话语社,1997年,9月初版,第110页)。他又说全部圣经集中在灭绝魔鬼上(约一3:8),“圣经中关于魔鬼的故事很多(《福音信》V01,4B),除了创1章和2章及启20章~22章没有提到,其他都提到了魔鬼(参《撒母尔记上》17:41-49,B180)。所以,“为了认识耶稣,必须先研究撒但”(参《平信徒基础传道理论》,V01,6,A200)。“为了传福音,先要得到魔鬼的认定”(《大丘核心》磁带95,8,26,A)。
10.传道论
刘(柳)氏说:“传道是创3:15中应许的成就”(参《新年祝福祷告大盛会》96,1,8,上午,A143),“传以马内利就是传道”(参《新年祝福祷告大盛会》96,1,8,上午,A145),“恢复创1:27-28就是传道”(参《新年祝福祷告大盛会》96,1,8,上午,B275),“传道就是击败魔鬼的权力”(参《为初信马可楼(darak bang)的栽培教材-新生命》釜山,1992年,9,10),“不传道的信仰是人本主义”,“不传道的教会,信徒没有力量,是对抗基督,协助异端的行为。”这句话的意思是,传道的就是正统教会,不传道的就是异端。但圣经从来都没有说不传道的是人本主义信仰,传道才是神本主义信仰。并且,纵观基督教历史两千年,世界各地的教会大大地得到复兴,这要归功与上帝的恩典和正统教会的信徒传福音的结果,而不是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的结果。
他在《大丘核心》(磁带,95,6,24,A500)讲道中说:“过红海和十灾是爷爷时发生的故事,所以,要求他们过约旦河。”他强调传道时传自己经历过的耶稣。“因为我传我所遇见的耶稣,所以,传道很容易”(参《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V01,7,B050)。其实,传自己遇见的耶稣不是传道,而是见证或体验,真正的传道是传圣经中介绍的耶稣,是传全备的福音。
刘(柳)氏批判不进行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的教会都不教导关于救赎、耶稣和福音的道理(参《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磁带,V01,8,B130),认为传道的只有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他进一步说:聚集的运动是礼拜,散开的运动就是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所以,刘(柳)氏号召“为马可楼(darak bang)的福音化,投资你所有的物质、时间、才能、设备”(参朴振圭:《为什么刘(柳)光洙的马可楼(darak bang)是异端》,汉城:生命话语社,1997年,9月初版,第162~163页)。
圣经中有天国福音(太4:23,24:14),却没有“马可楼(darak bang)福音”,如果正统教会传的是天国福音,那么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传的是“马可楼(darak bang)福音”了。刘(柳)氏说:“传道就是让平信徒复兴的运动”,他批判其他的传福音方法(如一对一训练,C.C.C.等),认为“最有效的方法是马可楼(darak bang)传教运动”,“21世纪是马可楼(darak bang)福音”,“不进行马可楼(darak bang)运动的教会就不能生存”(参《马可楼(darak bang)概要》磁带,V01,7,B050)。刘(柳)氏说:“无论谁说,我要为民族、地区、世界福音化而死。你选择福音,还是选择总会?我选择福音。你选择福音,还是选择教会,我选择福音。你选择福音,还是选择家庭,我选择福音。你选择福音,还是选择生命,我选择福音。你现在就下决心吧!”(参《新年祝福祷告大盛会》磁带96,1,15,V01,4B127)这种为了传马可楼(darak bang)福音,不要家庭、教会,只强调传道,会造成了家庭、教会和社会的混乱。
马可楼运动之所以被定位异端是由于教义方面和传道行为上出了问题。在教义上马可楼运动采纳了:
1、金吉东(刘光洙的老师)的魔鬼论。虽然刘氏没有象金吉东那样极端地讲人死后会变成魔鬼,但是却在这个理论上进行稍作修改,劝人去明白魔鬼的奥秘就能明白福音的奥秘了。并口口声声讲人犯罪的责任一概推到魔鬼身上,说若是解决了魔鬼的问题就解决了人犯罪的根本问题。这种讲法只能导致两种结果,一是 让人的意识转向魔鬼,使人活在魔鬼的阴影之下;二是 让人不负责任地活在放纵主义的生活中。另外,他们特别强调基督徒可以随意支配天使为自己效力。其实天使是有神差派为承受救恩的人而效力,并非指人可以随意支配天使(人本主义思想)。这一点其实也是东方鬼神论的痕迹——人获得某种特殊能力或权柄后可以随意差遣灵界的灵体。
2、救恩派的得救理论。通过“明白得救,明白福音”就可以得救。因此他们反复得讲救恩道理的开端——因信称义。而且将他们马可楼的悔改模式当成得救的模式。另外,他们认为持续悔改的行为是没有得救的证据,是活在律法之中的表现。甚至说告白自己为罪人的话就是没有得救明证。
3、美国的成功神学。他们深受成功神学的影响,只强调享乐,认为基督已经为我们成就了一切,现在只管享受恩典吧。更极端地宣讲贫穷的人是受咒诅的。他们忽略了蒙恩的另一方面——为基督受苦(腓1:29)。使人进入享乐主义思想之中。
4、表面性的神本主义思想,实质上是人本主义。将“神为我们成就了一切”作为幌子,传达的是人的自由放纵——我们只管享受恩点吧,无需为生活中“可以行与不可行”的问题所约束了。这其实是自然神论的论调,将神推到一边,强调人本的享受状态。他们表面上强调因信称义,宣称基督已经赦免了人的一切罪恶,所以基督徒就不要再有认罪表现了,甚至也不要再关注对付罪恶和情欲,过顺服神的成圣生活了,否则就是律法主义的表现。我们尽管自由享受生活吧。实质上这是一种以人为中心的人本主义信仰。
5、为我独尊的教会观。他们无视地上教会的多元性,将他们以外的教会视为宗教,不属灵的教会,是活在律法中的教会,言外之意就是不得救的教会。他们也无视圣经亮光的丰富性,将他们自己对圣经的讲解视为绝对正确,唯一正确,认为他们自己讲的福音才是真福音。所以他们便自我担任起了拆毁其他教会,拉拢信徒到他们面前洗脑的使命。他们将此举动视为宣教,视为门徒训练,视为牧养,视为darak bang事工。
在传教行为上,以攻击传统教会为目的,以训练顺手牵来之羊作“马可楼门徒”为使命,到处拆毁教会。只要他们所到之地没有不被破坏的教会。这种行为是一种严重的异端行为(异端的一贯行为)。
我们绝不能以传道效果的好坏,作为判断健全神学的标准。马可楼(darak bang)传道运动虽然外表上看来热心传道,但刘(柳)光洙的双重启示观,认为全部圣经都强调魔鬼灭绝论的圣经观,歪曲的三位一体论,泛神论的圣灵论,错误的原罪论,崇拜撒但的基督论,重新接受耶稣才能得救的救赎论,天使动员说,捆绑撒但论等等都已经偏离了基督教两千年历史的正统教义。
现在这种异端已经在中国各地展开部署,专门破坏传统教会,发展势力,骗取奉献,并以培养门徒为名从各教会中抽取一些重要的同工,再借着这些同工把更多的信徒带出来,一些地区教会已经成了重灾区,更甚的是,让很多小孩去参加所谓的主日学,将其后代带入异端邪说理论。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