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2017-10-05 20:23来源:新华网浏览数:38 


2015年8月26日,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一个普通饭店里,灯火通明,宾朋满座,一对新人的婚宴正在举行。

然而,这并不是一场普通的婚宴,一个因“全能神”组织的介入导致破碎的家庭,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帮助下,再次走到一起,大家相聚在此,共同见证着这个家庭的新生。

家破碎

我叫杨正飞,今年33岁,江苏省泰州市寺巷镇人。

曾几何时,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深爱我的妻子,我们共同抚育了一对可爱的儿女。但这一切,随着妻子的离开而烟消云散,2014年,妻子突然提出离婚,她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我只知道,导致这一切的,是“全能神”。

从泰州大桥向长江北大约10来分钟车程,有一座美丽的江边小镇,杨正飞的家就在这里。杨正飞是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不抽烟,不酗酒,更不赌博,靠着勤奋打拼,开了一家汽修厂。

2007年,杨正飞结识了后来的妻子--周敏,两个勤劳的年轻人很快组成了家庭,次年,他们收获了爱情的结晶,美丽可爱的女儿来到人间,三年后,家庭的长子呱呱坠地。在周围人的眼里,这是一个何等完美的幸福家庭。

关于妻子的离开,杨正飞至今仍感到茫然,对邪教知之甚少的他,虽知道妻子因“全能神”而离婚,却并不完全明白这三个字背后所隐藏的血与泪。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妻子离开后,杨正飞既当爹又当妈,拉扯着一对儿女)

也正因如此,当初妻子参加“全能神”组织的时候,他没有反对,反而在行动和资金上都支持她。然而信任和支持并没有带来好的结果,妻子信了全能神以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家里面什么事情都不管,孩子都怕她,最终妻子提出离婚。

杨正飞几次努力挽救婚姻,妻子执意要分,甚至愿意净身出户。万般无奈之下,杨正飞只能放手。

如今,这座杨正飞几年打拼才建起的大房子,因女主人的离去,少了几分生气,多了一缕颓唐。

补心裂

我叫周德勤,今年59岁,江苏省高港区大泗镇人。

记得哪部电影里曾说过,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心魔。我不在乎我曾有过怎样的心魔,我只知道我现在的心魔,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病了,她也有自己的心魔,如果放任不管,我能预见她将来的命运是何等凄凉。

我要拯救我的女儿。

曾几何时,周德勤也是亲戚邻里公认的“福爹爹”,家境殷实,儿女双全,到得老来,又是孙辈满堂。这一切,却因为女儿的婚变,变得支离破碎。

2015年8月,周敏因参加全能神组织非法聚会,被当地群众举报,后被警方送回老家。因不愿面对家人,周敏找了一家小旅店暂时安住。

在接到警方电话之前,周德勤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过自己的女儿。他一方面欣喜于得到女儿的消息,一方面又担心女儿吃官司,在得知女儿在某旅店居住的确切消息后,他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父亲的出现并没有让周敏感动,简单的寒暄后,她就吃着父亲离开。但女儿的冷淡反而坚定了周德勤挽救女儿的信念,接下来几天,周德勤咨询过心理医生,拜访了教堂牧师,在多方帮助下,他找到了当地的几名反邪教志愿者。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老周邀请反邪专家共商对策)

为破除女儿心魔,周德勤多次邀请反邪教志愿者,共商救女大计。进过大家仔细分析,周德勤认为女儿参加“全能神”,起初是因为坐月子生病,后来是因为觉得家庭束缚,想追求自由,就选择离婚。其实这是大多数已婚人士都会有的心理状态,只是女儿心中没能调适好,被放大了。

就这样,在周德勤的不懈努力下,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帮助下。经过十来天与其女儿的沟通、交心和辩论,周敏那颗对“全能神”的虔诚之心终于被破开了一道缝隙。

挽天伦

我叫杨柳,今年7岁,明年我就要上小学了。

我现在和爸爸在一起生活,幼儿园放学的时候,别的同学都是妈妈来带,而在外面接我的永远只有爸爸。我还有一个弟弟,今年4岁,那天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妈妈,弟弟摇头。我想要妈妈。

对于一个母爱缺失的7岁小女孩来讲,其内心无疑是敏感而又脆弱的,对母亲的感官也必然是五味杂陈的。但当问及是否希望母亲回家这一问题时,小杨柳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2015年8月18日,周敏的前夫杨正飞带着孩子来看望周敏,希望能换回周敏的母性,重回家庭。

多年的亲情缺失,骨肉分离,让周敏不敢去面对过去的人和事,也不敢去思考自己的未来。当前夫和儿女顺理成章却又突如其来出现在面前时,周敏还是感到难以面对,只能转身背对。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从不敢面对到亲密无间,转变只在一瞬间,母亲和孩子之间,就是那么简单)

另一方面,孩子也对面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母亲,感到无所适从。最后还是在父亲的鼓励下,孩子才来到母亲身边。

但人类的亲情毕竟是沉于血液之中的天性,很快,母亲和两个孩子就笑语晏晏、亲密无间。所有的障碍,在这一刻都不复存在,一切都似乎那么的理所当然!

镜重圆

我叫周敏,1984年出生。

我曾经疯狂的崇拜一个全能的“神”。2014年,当组织要我到外地“做工”,我毫无犹豫的选择离婚,用和家庭的一刀两断来向“神”表忠心。

然而,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这一走也许就是永别,曾经的父母、孩子、亲友将再也回不去了,这一刻,我退缩了。我没有远离,而是像孤魂野鬼一样游离在家乡的周围地区。

在大家的帮助下,我有了再次选择的机会,这一次我选择了放弃“神”,重拾了普通人的幸福。

闲暇时,我仍然会想起那些曾朝夕相处的“神家姊妹”。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多年相处,我深深的知道,她们大多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为了“神”,她们有的离了婚,有的和家人关系紧张。

她们的未来,又会怎样呢?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杨正飞和周敏领取结婚证现场)

走近受害者:破镜重圆的“全能神”家庭(图)

(幸福感再次降临这一家四口)

2015年8月20日,周四,农历七月初七,小雨。

再恶劣的天气也阻挡不了这个家庭重圆的脚步了。当天下午,杨正飞和周敏来到当地民政部门,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这个饱受“全能神”邪教组织毒害的家庭,如今又黏合到一起,走上正轨,再次邂逅幸福。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