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和“全能神”争夺亲人(图)
2014-06-13 22:34来源:半岛都市报浏览数:252 

没了女主人,李文家里乱得不成样子。


  女信徒把丈夫逼成“侦探”

  6月9日上午,拿到疑似妻子“上线”的资料后,临沂市蒙阴县开发区的农民李文赶紧把线索提供给了警方。

  李文的妻子刘花是一名全能神教徒。从2012年年底离家“传福音”至今,再未露面。

  离家出走,是全能神教徒经常出现的一种行为。根据“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网站提供的信息,自去年3月该网站上线以来,目前已收到近百则寻亲启事。

  2010年,发现妻子信“全能神”时,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李文也不懂怎么去做妻子的思想工作,愤怒时用拳头表达过自己的态度:“咱什么也不信,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事实证明这些话没有任何说服力。2012年年底 ,刘花撬开写字台抽屉,带走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给我们爷俩只留下了一块五毛钱。”李文追到棉纺厂才知道,刘花早在2012年2月就已辞职。“将近10个月里,她保持着‘三班倒’的时间规律,其实是瞒着家人出去传教了。”

  李文找遍了亲戚朋友,还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从电视上得知全能神是邪教后,李文更想着要把妻子从泥潭里拉出来。

  他把妻子的照片翻出来,后面写上自己的手机号,在棉纺厂附近分发。“只要你给我打电话提供线索,我给你充50元话费。前后充了七八个。”

  听说妻子在费县的一个工厂打工,他拿着照片找到跑费县的班车司机,挨个问,终于问到了妻子下车的大体位置。周边六七个工厂,他一一打听过去。

  有个工厂门卫告诉他,见过这个人,干散工,但她进厂时就说了 ,谁来都不见。过了几天,李文又坐车找到工厂,门卫说:“听说你来找她,她们都走了。”

  唯一的线索断了,李文只能再四处打听。“这伙人隐藏得太深了 。”不得已,李文有时还会叫“道上”的朋友帮忙打听。

  后来听说妻子在县城附近一个村子里租了一间房,房东也承认确有此人。于是,李文找了必经的路口一个隐蔽的地方蹲点。“约摸着吃饭买菜等正常出来活动的时间就过去。也不敢待得太久,时间长了她会发现我。”

  为了防止身份被识破,李文还到附近超市里查看摄像,“查一次,付费20元”。

  直到今天妻子仍未找到,一次次碰壁让李文筋疲力尽。但他仍觉得有找回妻子的义务。他说,开始是顾及夫妻之情,如今是为了给儿子一个说法,“别到时候说我没努力。”

  “卧底”一年救出5名亲属

  泰安某地全能神受害者家属孙伟告诉记者,入教初期,全能神教徒不会在家人面前公开教徒身份 。一旦离家出走,说明信徒已经痴迷,靠苦口婆心的感情感化已经难以和邪教抗衡,任你如何寻找都无济于事。

  他更为提倡的拯救亲人的一种方式是,在亲人离家出走前,通过摸排、举报,从邪教手中救出亲人。正是经过历时一年的“卧底”,他配合警方端掉了镇里的“全能神教区”,挽救了自己的岳父一家。

  2010年 ,孙伟第一次拜访岳父岳母家时,就觉得有些异样。“家里不看电视,丈母娘看 MP4,老丈人抱着一本很厚的书,没有想象中的热情,有些不冷不热的。”

  岳父向孙伟提的第一个要求是帮着读那本神秘的书。“说他眼花看不清。念完了 ,还问看懂了没有,如果说的意思不对,就解释。”

  孙伟并不知道,这是全能神吸纳新人的一种手段。而其岳母、岳父、未婚妻一家从2007年开始先后信上了全能神,岳父甚至做到了二线的位置。

  当天晚上,孙伟从网上搜到全能神早已在1995年被定性为邪教。“未婚妻一家信这个,感觉自己运气太差了。”他决定先从接触邪教时间较短的未婚妻下手,试着拉一把。不过,“只要一说全能神的负面东西,她就和你急,摔锅砸碗的,和疯了一样。”

  “或许可以从他们讲的东西中寻找破绽。”抱着这样的初衷,在未婚妻的介绍下,他加入了全能神。有个老太太每个星期跑两趟专门教他教义。他逐条驳斥老太太的“邪说”,试图说服妻子,未婚妻却认为老太太的“身量”(道行深浅)不够。

  等再发表不同意见时,老信徒们开始怀疑孙伟信教的目的。“苗头不好,如果我被邪教定为‘敌基督’,别谈什么拯救了 ,能和老婆说句正常话都费劲。”孙伟在“端正学习态度”的同时,开始偷偷和警方联系。对方告诉他,保持联系,最好摸清邪教人员信息。

  这是一个不容易完成的任务。孙伟说,新人入门三个月后,只有通过一次小规模的考试,才可以参加新人聚会。但邪教内部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聚会不能打听个人信息,只能问灵名。孙伟只好从信徒间的谈话中,套出有效信息,再去蹲点,核实身份 。

  这样的过程持续到2012年 6月,孙伟将自己掌握的人员名单、录音等证据交给警方 ,他所在镇的全能神教区被端掉,其妻子、岳父、岳母、姐姐、姐夫被刑事拘留一个月,还有一名上线被劳教一年。

  “他们出来后,只有老岳父很顽固。”孙伟回忆,警方搜查时,岳父偷偷留下了一本全能神教材。从看守所出来后,老人不听劝,常常看到凌晨三四点 ,有时还会看通宵。加之他本身“三高”,又坚持不打针不吃药,结果脑出血,现在半身瘫痪,说不了话。

  “邪教不要残疾人,重病人。他再信也没用了,邪教不会要他了。”孙伟说。

  自建网站抱团取暖

  在“卧底 ”的一年多里,孙伟见证了全能神教义的荒唐可笑。他记得,2011年山东菏泽的一名军人跳江救人牺牲,全能神荒唐地将之解释为:“这名军人不是神选民,他救的人或许得到神的垂青。神让撒旦(当兵的)救人,然后断送了军人,这都是神所允许的,是神安排好的。”

  当然,这样的“卧底”有风险性,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真信徒。孙伟说,全能神的讲道员多数都是经过邪教单独培训过的,洗脑手段很厉害,常拿生活中有关贪污腐败、社会道德沦丧的真实事件渲染效果。

  为了确保自己不被“洗脑”,孙伟在每次聚会结束后,都会偷偷到网上看反全能神的资料。

  一个叫“反全能神联盟”的QQ群是孙伟经常汲取能量的地方。它由安徽巢湖一个网吧的管理员张明组建。后者亦是一名全能神教的受害家属。4年前,张明的妻子开始接触全能神。2012年初,在一次夫妻间爆发激烈争吵之后,妻子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为了找回妻子,张明在网上发布寻亲启事,他发现论坛里有太多同命人,于是萌生了建QQ 群的想法。把号码公布在论坛后,加入者众,不长时间即突破上限。为此,张明又花1200元购买了 10年的会员,将QQ 群扩充至2000人。

  “家属们在群里聊天,老是重复问一些同样的问题,需要一遍遍回答,效率太低。”为了让更多的家属熟悉反邪教知识,张明又投入3000多元购买了域名,建了一个网站。每年的运营费用,除了少部分是网友捐助外,大多都是由一个月不到两千元工资的张明自掏腰包。

  “苦就苦一点儿,网站一定会坚持下去。一年哪怕有一个家庭因此不受邪教的伤害,也有存在的意义。”张明说,2012年“世界末日”、2014年“招远事件”前后,是网站的访问高峰,一天有2万多次点击量,“就是服务器太差,扛不住”。

  网站设立了寻亲登记、拯救方法、反全能神举报系统等栏目,既会介绍全能神的洗脑过程,也会通过实际案例讲述拯救亲属的方法。网站的宣传语是,“拯救我们的亲人,我们永不言弃。”

  一些受害者家属的命运因这些QQ 群和民间自建的网站而改变。湖北十堰网友“愿”的妻子沉迷全能神7年之久,多次尝试规劝未果后,“愿”在QQ 群里表达了想要放弃的念头。但在群友们的建议下,这名网友把妻子送到有关部门开设的邪教转化班,最终脱离邪教。

  同样,“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网站的建立者,一位河北在京务工人员,也是一名受害者家属。网站设立了检举系统,鼓励受害者家属举报全能神邪教成员聚会窝点。目前已经征集到20多条线索。

  另外,网站上还公布了数十个按照地域命名的QQ 群。“受害者入群后,可以找到离自己最近的受害者,方便以后共同举报、寻找家人。”

  “年轻信徒,更是抢手货”

  最近,仍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者家属加入这些反邪教的QQ 群,希望为个体的努力找寻方向。

  包括孙伟在内都曾根据自己的切身经历,细致地整理出拯救方法和指导守则。其中举报是他最为提倡的方法。

  “我们的经验告诉你,如果不举报,全能神会教育她一步步走向火坑,如果不想举报自己的家人,那就举报他身边的其他信徒。周围环境变好了 ,同样可以挽救自己的亲人。”网友“秋风(微博)”也主张,证据少甚至没有证据也可以举报。

  不过,真的站出来向公安机关举报自己亲人的还是少数。“不舍得举报,一味地等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举报,群里很多受害家庭都是这样。”张明说,这样的现实也让他们很无奈。

  另一方面,摸清全能神信徒的行踪,也非常不容易。孙伟说,当年卧底聚会的时候,老信徒会传授一些防止被警察或亲友跟踪的手段。聚会时,以加班、串亲戚等理由撒谎骗过家里,去聚会点要绕着路走 。“本来5分钟能走到的,非要绕个大圈子,半个小时或者20分钟到,中途还要不时回头看看。”

  到达聚会地点,把交通工具放到很远的地方 。“比如 ,去的这家住楼上,围绕这个楼的前前后后就是他们放交通工具的地方 ,就是不往这家所住的楼道口放。”

  一到聚会的日子,“接待家庭”附近会放盆花或者晾件衣服,表示一切安全。”

  由于都是单线联系,一屋子人聚会很多都互不认识,“聚会结束,离开接待家庭时人是一个一个地走,不是一块都出去,怕邻居察觉。”孙伟说,上述种种增加了拯救信徒的难度。

  近期曝光的福建晋江受“全能神”邪教思想影响,三位成绩不错的学生放弃了高考的新闻,也让这些民间志愿者觉得任重而道远。

  “年轻的信徒,更是抢手货。老信徒都想带出几个年轻的信徒来。”孙伟说,信徒的年轻化趋势,危害性更大。

  尽管寻亲的道路困难重重 ,李文并未放弃努力。今年 5月,他出现在一个视频中,讲述自己的经历,呼唤妻子回来。

  他觉得,山东省公安机关近期开展的两个月打击邪教组织违法犯罪专项活动,或许是帮他找回妻子的最好契机。

  近期,全国公安机关加大了严打邪教的力度,司法机关密集公诉和宣判邪教案件。“这起到了震慑作用,但也不能全部靠国家。”孙伟也提醒。

  他说,在这场与“全能神”的拉锯战中,光等着,不现实。

文/图 本报记者 朱艳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一位闻风而动四处寻妻的农民,一位刚上门就被要求读神秘书籍的小伙子,两个文化程度并不高的打工者,有一项共同的事业—从“全能神”手里救回自己的家人。他们蹲点、卧底、举报 、建网站,各自进行不同的尝试,构成了民间反邪教的图景。近期,全国公安机关加大了严打邪教的力度,司法机关密集公诉和宣判邪教案件,这让他们看到了一点拯救亲人的希望。但他们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反邪教,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