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全能神”案件的定量分析
2014-07-15 22:45浏览数:106 

构成“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不复杂,比如,制作、传播邪教传单300份以上,书刊100册以上,光盘100张以上,录音、录像带100盒以上。

2014年6月2日,参与制造山东招远“5·28血案”的5名嫌疑人,被招远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官方通报称,上述犯罪嫌疑人还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公安机关正在继续侦查。

南方周末记者搜集了各法律专业网站上公布的从2005年到2014年间涉及全能神信徒活动的161起刑事案件。其中的109件来自河南各级法院,河南被认为是全能神的发源地。

161起刑事案件中,有22起暴力案件,其中有1起故意杀人案件、3起故意伤害案件,18起妨碍公务案件。

其他案件多涉及普通传教行为。有134起案件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定罪(以下简称“邪教罪”)处罚。触犯这一罪名的当事人刑期一般为有期徒刑3年,有近三分之一被判缓刑。

南方周末记者还注意到,已公布的裁判文书中有41份民事判决书,绝大多数是离婚官司,基本都是老公告老婆。信教的女人们被控“常年不回家”,有的虐打孩子甚至公婆。

暴力:多源于传教中的冲突

法院认定的22起由全能神信徒制造的暴力案件,唯一的一起故意杀人案件发生在河南登封。

2009年4月14日,全能神信徒高某朝劝说妻子入教遭拒,高某朝欲离家出走,妻子阻拦并报警。高某朝从厨房内拿起一把菜刀,朝妻子头部猛砍,被躲过。当高某朝将妻子按在地上进行殴打时,被房东李某拉开。闻讯赶来的民警带走了高某朝。

法院认定,高某朝构成故意杀人罪,但行凶属于“家庭纠纷导致的杀人”,恶性较小,仅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

除了上述因“家庭纠纷”产生的杀人案,其余21起暴力案件,都源于全能神信徒在集体参与传教活动时与劝阻人员发生的冲突中,不过没有当事人被追究邪教罪。

2012年12月11日11时许,一群全能神信徒来到河南省兰考县张君墓镇林河寨村传教。当地村镇干部赶到现场劝阻,遭到殴打。张君墓镇袁庄村干部林某臣被打至右肱骨骨折,法医鉴定构成轻伤。拿起一根木棍乱打的行凶者刘某宝以故意伤害罪获刑1年零2个月。

18起妨碍公务案,集中发生在2012年底全能神信徒开展的“世界末日”大规模传教活动中。

2012年12月9日,警方赶到河南省虞城县店集乡沈庄村南地处理一起全能神集会,遭到信徒群殴,多名民警被打伤,警服被撕烂。

3天之后,全能神信徒们在河南省登封市告成镇的观星台广场集会,警方出警后,两辆警车被石头砸毁。

同一天,两百多名全能神信徒堵住了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的大门,要求公安机关释放在押的全能神成员。

上述案件均以妨碍公务罪论处。南方周末记者统计,18起全能神信徒妨碍公务案的当事人,重则判以2年有期徒刑,最轻的拘役5个月。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2012年12月的河南光山校园杀人案,砍伤23名小学生的闵某军是受到同村一名六十多岁全能神女信徒的影响。闵的家属予以否认。除了闵曾供述受“世界末日”影响而杀人之外,警方没发现其他任何证据。2013年12月13日,信阳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闵某军死刑,公布的判决理由没有涉及全能神。

从反革命罪到邪教罪

非暴力的全能神传教行为,则悉数以邪教罪名论处。

2012年12月7日,百余全能神信徒组织在河南商丘市区绕城游行,敲锣,散发宣传品,高举着大型白布横幅:“完成世界统一大业”。散发小册子的农妇程某兰与其他信徒一起被警方扣下。程某兰以邪教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在1997年之前,这样的行为或难以处理。那时的中国刑法并无单独的邪教罪名。对于邪教异端行为,法院一般适用“组织、利用会道门、迷信进行反革命活动罪”,或者借助流氓罪、诈骗罪、强奸罪等其他相关罪名打击处理。比如,1995年“被立王”教主吴扬明被以强奸罪、诈骗罪判处死刑。

1997年刑法修订,废除了反革命罪,并新增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般量刑为三年到七年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涉及强奸和诈骗等情形的,则依照强奸罪和诈骗罪的规定办理。这个新罪名被列入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章,而不再归于危害国家安全罪(旧刑法中的反革命罪)。

1999年10月,被公安部列为邪教组织的“主神教”教主刘家国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该案成为全国范围内适用邪教罪名的典型案例。湘潭市中级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刘家国有期徒刑十五年,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以强奸罪判处死刑,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此后,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于1999年10月30日、2001年6月4日发布了办理邪教案件的两个司法解释,一共列举了构成邪教罪的11种具体情形。前者主要针对聚众围攻国家机关、非法集会游行等传统形式,后者则主要针对传教宣传活动,比如“制作、传播邪教传单、图片、标语、报纸300份以上,书刊100册以上,光盘100张以上,录音、录像带100盒以上的”。

此后,适用邪教罪名的判例大量涌现。公开资料中,有大量全能神信徒沿街散发宣传品被抓甚至获刑的案例。被起获的宣传册、书籍、电脑等,成为他们获罪的重要证据。

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发现,134起以邪教罪定罪的案子,除了最早的一例2005年发生在河南省商丘市,绝大部分案发时间为2012年12月。全能神宣称世界末日将于2012年12月21日来临,只有信仰该教方可得救。大面积的全能神传教、游行活动在全国铺开,并在预设的“末日”临近前达到高潮。

上述134起案件共涉及335名被告人,绝大多数没有被重判:30%被判处缓刑,其余人员则被判处3年或3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的一起判处有期徒刑8年;没有无期及其以上的判罚记录。这些案子中,45起案件有律师参与辩护,占三分之一。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一些涉及全能神活动的轻微刑事案件,未进入司法程序,以行政拘留、劳动教养(现已废止)等方式处理。

“情节特别严重”的一例

2012年10月,河南省获嘉县法院对王遂香等人涉及全能神一案宣判,王遂香被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这是上述案件中以邪教罪判处的最高刑期,也是仅有的“情节特别严重”的案例。

迄今被中国警方抓获的全能神内部最高级别的成员,是曾任全能神监察长的何哲迅。据央视网报道,几年前公安部在河南设立专案组全力打击全能神,其间,何哲迅被郑州警方抓获。但此后,官方并未发布何哲迅被审判的消息。

按照全能神内部的分工:“大祭司”赵维山总领全局,“七长老”把持监察组,该教将中国分为九大牧区,牧区之下,再分为区、小区和教会。下级组织发展、吸纳成员,收集信徒财物交给上级组织。

河南为全能神九大牧区中的“全豫牧区”,负责人为“乐意”(灵名),其真实姓名不详,至今在逃;另一负责人名为谢高,已被判刑,但公开材料中并无其刑期记录。

新乡人王遂香是“全豫牧区”之下新乡区的负责人,职务为“带领”。新乡区下设济源、孟州、温县等十六个小区,实际管辖地域包括新乡、焦作、济源、开封四个地级市。

2012年1月9日,王遂香被新乡市警方刑事拘留,随后被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提起公诉。法院指定的律师杨团庆为王遂香做了罪轻辩护。

王遂香案共有10名被告人,辩护律师多达12人。河南律师张红光为王遂香的同案犯毋某芳辩护。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他接受当事人家属委托后曾向司法局备案,但案件的辩护并无特殊性,当天的庭审是公开审理,允许旁听。

按照现行法律,邪教罪案件本身并无特殊性。除非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等犯罪且涉及国家秘密的,或者涉及信徒、被害人个人隐私的案例,依法都应该公开审理。

河南律师白正斌是该案第8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据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事人认为审判过程“很公正”:家属都获准旁听,诉讼权利也得到了保障,最后他的当事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当事人选择了不上诉。

司法材料显示,王遂香在证词中介绍了全能神区以下的组织体系:一个区有“带领”二人,办事员四人;一个小区有两个“带领”,四个讲道员;一个教会两个“带领”,下面是执事或小组长,最低层级的是“弟兄姊妹”。

王遂香参与管理了教内的“祭物”和“奉献款”。“2011年11月份,上面给我传递指令(纸条),要求把大部分钱兑换成黄金。”王遂香在供述中说,她随后安排信徒分几次到郑州市刷卡将钱换成金条,运到新乡。警方侦破该案后,共查获了黄金10公斤。

法官认为,王遂香行为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故判刑在7年以上。法官在判词中写道:“非法敛财数额之大、宣扬言论之反动、其组织成员跨省进行邪教活动,足以认定造成严重后果。”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